首页 >主食

苍雷的剑姬 第49章 才下线就又见面

2020-01-16 23:35:48 | 来源: 主食

苍雷的剑姬 第49章 才下线就又见面

在联邦的那些动作片中,主角和坏人们一边在公路上秀着技术驾车耍出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一边掏出枪噼里啪啦的进行火拼后车翻了子打光了仍然不依不饶要用拳脚说话直到所有的战斗部结束之后城管和警察才会扛着拖把过来洗地的情节我经常能够看见,说实话那确实有够刺激的。

但在这类飞车大戏里却很少可以见到巴士出现,原因很简单:这玩意实在太笨重了,根本秀不起来车技;速度和各种帅气的跑车相比也是慢得可怜,很容易便会被敌人追上然后打成马蜂窝。

就像现在这样。

“趴下!”艾蜜琳娜反应迅速,直接拽住我的衣领便翻身歪倒下去。她的力气实在太过夸张,我根本做不出任何抵抗就被这丫头给狠狠拉倒,脖子是被扯得生疼。

但总好过自己的脑袋跟车玻璃一样在猛烈的扫射中被打得粉碎。

为什么?上次会遭到袭击是因为我和蓝羽学姐在一起,歹徒的主要目标是她,我只是被牵连进去而已;现在学姐不在车上,那为毛倒霉的我td又遭到步枪扫射了啊喂!?我这张脸就长得这么招子吗!?

受到攻击后众人立刻做出了不同的反应。司机忙不迭猛打方向盘想要远离对方,而那两个上班族则是惊叫着俯下身子捂住了脑袋;我认为应该是对方目标的军官迅速地掏出了对外进行着联系,坐在后排的那对父女……

竟然站了起来?

正在漫目的扫射着整个车厢的火力立刻往他们俩身上集中了过去,准确来说是在往那只萝莉的身上集中――我敢保证以那丫头的身高还有视角问题那些坐在吉普里的袭击者肯定连女孩的头顶都看不到,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找到她的。

见识过扭得比章鱼还灵活的到处乱蹦着给人类添乱的绿色植物以及能够轻松把这些植物用闪电和长剑揍成满地马赛克的魔法少女之后,我认为自己对于那些看上去神乎其神的不靠谱事情应该已经习惯了才是;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仍然在瞬间亮瞎了我的24k硬化氪金狗眼,同时也深深体会到了自己究竟是多么的肤浅。

首先这对父女的打扮很是特殊,父亲穿着一件硕大的米色老式风衣,把自己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女儿则在外面系着一条白色布质披肩,只不过这披肩相对于她娇小的身躯明显太大了一些,别说身体就连膝盖也给罩了进去。

两人都戴着大号墨镜,女儿头上还有一顶绣着向日葵花饰的粉色太阳帽,完看不出来任何的体貌特征。光从这一点来看,他们的做法确实和逃犯很像,但这世上除了文学作品里的角色之外会有带着女儿展开逃亡的罪犯父亲吗?重要的是王国警察――假如吉普车上那些人真的是――会为了拘捕罪犯明目张胆的在他国街道上以军用枪械对公交车进行扫射的吗!?

怎么想也不合理吧!?

于是这位看上去个头比较高的父亲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我内心的疑惑:他满脸淡定的猛然抬手卷起了风衣,让它的下摆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道“墙壁”。不得不承认这个动作确实非常拉风而酷炫,但风衣内侧那密密麻麻的各种补丁却瞬间破坏了这种大片般的气氛。

为啥衣服补丁会打在内侧的啊?不对,在此之前应该先给这位父亲的脑洞打补丁才是――面对猛烈的步枪做出这种吊炸天的耍帅动作是要闹怎样,他这件风衣难不成是某个喜欢连说三遍“乌路赛”的少女战士装备品中名为夜笠的那件黑衣失散多年的兄弟么?

不过看那数量众多的补丁总感觉有些不太像的样子……

由风衣下摆形成的“墙壁”并没有因为重力而很的倒下,它凭空竖立在了那里;并且从外射进来的枪也未能将之穿透,打进衣服内侧发出了一连串沉闷的响声。

枪击结束之后,男子这才放下“墙壁”随便抖了两抖,当即从里面叮叮当当的掉落出来大量的头,在车厢里滚了满地。

我敢肯定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在拍电影,尽管它看上去确实和那些联邦大片没啥区别。另外我还有句话不得不说:大叔,你的风衣内侧又破了许多洞,该补了。

“什、什么!?”车上的几名乘客顿时看得目瞪口呆,连那名面对枪林雨也能照样冷静地拿出联络救援的军官都不例外。毕竟用风衣挡子这种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简直已经超出人类的想象之外了。

趁着吉普车里的人换夹或者做别的什么事情的时候,这对父女忽然不约而同的大步向驾驶座走了过去,似乎是打算劫车的样子。

“部杀掉。”微微低着头走在前面的萝莉淡然地开口说道,语气中没有夹杂任何感情,“外面那些亦是。”

“是,我的主人。”

没等大家对他们俩的对话有所反应,乘客中看上去威胁大同时也是靠近两人的倒霉军官就变成了头尸体――这货的脑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正巧落到了趴在地上还未起身的艾蜜琳娜面前,然后被这丫头满脸淡然地随手拨到了旁边。

给我像正常萌妹子那样当场花容失色惊恐万状地尖叫出声啊喂!你这样会引起对方注意的!

站在颓然倒地的军官尸体旁边于身后留下了一串残影的男子果然注意到了艾蜜琳娜,不过他只是把脸朝这边停顿了数秒,然后就接着向终于意识到不妙而惊叫着准备逃跑的两个上班族发起了攻击。

在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中,脸都吓白了的巴士司机急忙把车给停了下来。刚要推开手边的车门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却不想那只冷酷萝莉竟然凭空消失在原地,接着又凭空出现在了司机的身边,抬手按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我不认为一只萝莉能够有力气按住一个成年男人的肩膀让他丝毫动不得,但眼前这只萝莉刚刚表演了标准的瞬间移动**,就算她现在原地转三圈跳个舞卖个萌摆个p秀个胖次接着变身成魔法少女我也不会感到奇怪的。

“休得随意离开,留在此处为妾身继续驾车。便是死亡,于妾身点头之前汝都不能让车停止前进!”

奇怪,这种说话方式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巴士司机微微颤抖两下之后用僵硬的动作坐回了驾驶座上,看上去就像是提线木偶一般笨拙。

说话间那名男子已经解决了两个杯具的上班族,缓步向我和艾蜜琳娜走了过来;而那辆吉普车也是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巴士的前面,堵住了去路。

这情形真td绝了!

我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抱头蹲防眼巴巴地看着艾蜜琳娜站起身从虚空中取出了自己的爱剑。也许是这个动作让男子感到了忌惮,他并没有立即发起攻击,而是小心谨慎的停下脚步站在了原地。

但是巴士前方迎风玻璃的破碎声却打断了两人的对峙。我回头望去时,只见那只娇小的萝莉接连向后退了好几步,墨镜早已不知去向,头上的太阳帽也因为某种力量而飞了出去,将她藏在内部的满头灰色长发部洒了出来。

等等,灰色的头发?

“蒂、蒂娜亚丝芬妮!?”我指着那里以手扶额的萝莉比惊愕地大声叫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的啊!?”

我怎能不感到惊愕,刚刚在络中见面的人下线不到半个小时就在现实里碰到了,而且还是在对方明摆着遭到了不明人士追杀的情况下!我此刻真心希望能有一万只草泥马强势路过顺便踩扁那辆吉普车里不分青红皂白就对平民开枪射击的魂淡,但这个愿望就像阳光下的肥皂泡一样很地破灭了。

“汝是……周翼?”被唤到名字的萝莉朝这边转过了脸,从捂住额头的指缝中不断地渗出了一丝丝红色的液体,流淌在她苍白的皮肤上显得愈发触目惊心,“呵呵,吾等还真是有缘呢。”

坐公交也会遭到步枪扫射的缘分吗,这种缘分我才不想要咧!

尽管心中有数的槽要吐,她明显不是普通萝莉,那个貌似是她手下的男子刚刚还杀死了三个人,我仍然飞地冲上前把这丫头拉着蹲了下来――再怎么说她也是一只可爱的萝莉,而且还受伤了。

“怎么样,伤到了哪里?重不重?”我一边说着一边寻找刚刚击伤了蒂娜亚丝芬妮这只规格外萝莉的东西,因为我没有听见枪声,它很可能是别的什么玩意。

我很便在车厢顶部找到了一支半截钉在里面的弩箭。

银质的,而且其表面还刻着复杂的花纹?

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好像被卷进了某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当中。

那个似乎被灰发萝莉给催眠或者洗脑的司机发动了巴士,狠狠撞开了挡路的吉普就要跑路;然而几道身手矫健的黑影已经高高跃起,通过失去了挡风玻璃的车跳进了车内。

的确是黑影呢,因为这些家伙都穿着样式统一的黑色西装。

你们真的不是来拍电影的吗!?

鹤岗矿业集团总医院
怀化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颠闲
酒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无锡治疗白癜风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