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烘焙

我们终究会相遇“毕业”

2020-04-01 18:24:36 | 来源: 烘焙

我们终将离开世界

荐:对世界即便我们终将离开,也仍然心怀畏敬。一世太短我来不急精明,所以我愿糊糊涂涂地过,但最少我要对得起我自己。

记得很小的时候,喜欢蹲在地上看蚂蚁,有时为了聚蚂蚁会用上一些食品。但聚的太多了,就会被大人们以各种名义对他们处以极刑。大多是灌开水拿火烧之类的,也曾不怀歹意推想那些信佛的尊长怎样如此坦然地杀生呢。我不大信佛,就算是信恐怕也只信济公那种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只是对当时怀着童心的我来讲,对这样的逝去难免有些意动。

这个暑假多少让人有些高兴不起来。多少包括你们所想到的,但最主要的还是外婆走了。其实说破天也没什么看不穿的。外婆也9十多岁了,从某种程度上还能算是喜丧。但这么亲近的人就这么走了。恍如2楼阁楼上传来的声音仍然还在,仿佛窗口仍然有人探头眺望,仿佛~已没有恍如。而今又坐君床侧,却无私语话耳旁。其实停留陪伴的够久,只是总觉得逝去得太快。当突然明白这个人我这辈子都没法再相遇的时候。才觉得死亡原来是这么恐怖的一件事。

可能我们都不怕死,只是人间有太多的牵挂。可能我们不畏惧那未知,只是有太多放不下。我曾想如果我死了,除了我的至亲,是不是会有人为我悲伤;棺材抬出街口,是不是会有人指着说此人还不错;又多年后,是不是还会有人记得我。其实这都不重要,毕竟死都死了留下再好又有甚么用呢。也曾自菲似得想谁来帮我抬棺,但毕竟小朋友多,人还是凑得齐的。我想要是给自己写墓志铭,一定是问心无愧四个字。希望那时候还承担得起。这么想一想我好像不能算是个怕死的人,但许正年少轻狂,放不下的事毕竟太多。谁不是这样呢。

高二有一次发热烧得很重,清晨1两点到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多少有一种就这样让我瘫着吧的冲动。晚上11点后的急症多是在一个小病房内输液,临急救室很近,各种救护车的笛声,医生护士的走动声,病人的呻吟,而最清楚的莫过于家属的哀嚎。那也是我第一次觉得死亡这么轻易。还有就是除家人,你的生死对他人来讲只是一件事,乃至可能是笑谈。我从未觉得活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毕竟到来了总想留下些甚么。也一样不明白生到底意味着甚么。也许到死的时候我才会明白生的意义吧,现在?至少对得起自己吧。

我们终将离开这个世界,或遗憾,或满足。或唏嘘,或安然。总会有人不明所以,也会有人大彻大悟。但谁说满足的一定比遗憾的好,大彻大悟的一定比不明所以的强?对于世界即便我们终将离开,也仍然心怀敬畏。一世太短我来不急精明,所以我愿糊糊涂涂地过,但至少我要对得起我自己。

小儿便秘饮食注意什么
脑梗塞问题
小孩的咳嗽怎么治
前列腺增生能治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