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新股缘何不败中国式熔断尴尬

2019-06-28 16:58:16 | 来源: 菜谱

新股缘何不败:中国式熔断尴尬

李保华  随着 2月 11日海天味业(603288,股吧)()挂牌上市后,新股发行改革后首轮45只股票挂牌完毕。虽然新股发行“三高”问题得到了缓解,但上市首日大幅上涨造成的新股不败,或仍未有效降低在二级市场买入新股投资者的亏损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月12日,已经发行的45只新股中,只有炬华科技(300360,2018中国国际节能储能及清洁能源博览会将于8月在广州举行股吧)()一只新股没有被临时停牌过,有41只新股上市首日均触及44%的最大涨幅并被临时停牌,在熔断机制下,这意味着只有极少一部分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能在触及44%的最大涨幅前买入。  “引入熔断机制的初衷是为了抑制挂牌首日股价快速上涨,保护二级市场买入新股的投资者,但尴尬的是,二级市场投资者在高位买入新股的亏损风险可能并没有有效降低,反而还有可能风险更大了。”深圳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表示。此外,这一机制还存在被人为操纵而造成二级市场投资者亏损的漏洞。  不败的新股  被寄予厚望的新股发行改革在IPO开闸后首张杰献唱叶问外传我是来揍你的上线酷我音乐掀中国风热潮轮股票发行中打击“三高”的威力初步开始显现。统计数据显示,48只新股(包括3家暂缓发行的)的平均发行价格为23.26元,平均发行市盈率则为29.02倍。48起IPO预计募资净额则仅为198.56亿元,平均每家募集资金4.14亿元。  “三高”问题虽然缓解,但新股发行不败的问题依然存在。Wind统计数据显示,已经上市的45只新股中,上市首日全部上涨,除了陕西煤业在内的4只新股之外,其余41只新股上市首日全部触及44%的二次临停限制,45只新股上市首日的平均涨幅则达到了42.66%,。  “虽然发行新政抑制了股票发行首日的上涨空间,但二级市场的投资者绝大多是在上市首日之后才买入的,依然是高位接盘。”太和投资负责人王亮认为。  以我武生物(300357,股吧)为例。我武生物1月21日开盘即触及第一次临时停牌,在10点半被重新交易后迅速触及当日最大涨幅被二次临时停牌,直至以停牌时的最大涨幅价持续至收盘。随后三个交易日我武生物继续涨停,在第四个交易日以41元开盘后当天还上涨了7.96%,较发行价实际上涨了70.5%,当天换手率为63.19%,而我武生物在发行首日换手率只有12.96%。绝大部分投资者都是在其上涨70.5%之后才有机会买入。  Wind统计数据显示,45只已经挂牌的股票首日平均换手率则为13.98%。这意味着大部分二级市场投资者是在首日上涨了44%之后才有机会买入。  王亮认为,引入严厉的熔断机制后,实际上是让以前在首日暴涨时买入的二级市场投资者,买入新股的时间推迟了而已,由于第一天已经有44%的涨幅保底,虽然有少数股票第二天有小幅下跌,但在发行首日之后几天接盘的二级市场投资者可能风险更高,“在2012年还有不少股票发行时开盘破发,现在即使排除人为操纵的影响,短期内很少股票有破发的机会。”  据深交所统计的数据显示,高位买入新股的投资者风险极高。1月20深交所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市首日买入新股的投资者亏损过半。自2009年7月以来,深市共有783只新股上市,到去年末,有一半的股票跌破上市首日收南半球阿根廷考虑申办冬奥会6月雪季在世界最南端城市举办盘价。首日参与炒新账户普遍亏损。2011年、2012年新股上市首日买入账户中,截至2012年底亏损账户占比分别为65%和56%。  新股发行改革后引入严厉的中国式熔断机制的初衷是为了二级市场买入的投资者,但尴尬的是,上市首日熔断机制可能更容易引发暴涨而造成二级市场买入的投资者亏损。  熔断机制尴尬  深交所提示,新股上市初期过度炒作不仅会影响新股发行价格的合理定位,也给新股上市后股价走势埋下隐患。深交所大量实证数据测算表明,中小投资者是炒新行为中最主要的利益受损方,以“博彩”心态参与炒新,绝大部分会被“套牢”。例如2012年参与新股上市首日买入的账户中,截至当年底亏损账户占比56.2%,户均亏损0.59万元,户均亏损率10%。  在本轮新股发行改革中,沪深交易所均调整了新股上市首日部分交易规则。  申银万国分析师桂浩明认为,在海外市场,每当股市出现异常交易状况时,一些交易所也会采取熔断机制,目的是为了让投资者能够有个冷静思考的时间,避免在情绪不太稳定时进行轻率的操作。在我国,为了控制新股炒作风险,前几年股市也设计了具有“熔断”特征的有条件临时停牌制度。此次新股开闸时,更是对以往的临时停牌制度作了修订,限制措施更加严格,被称之为是“中国式熔断”。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式熔断”的具体内容是:沪深两家交易所在2013年底分别对新股上市首日设置了涨幅的最高限制,首先,新股开盘价不能较发行价上涨超过20%;其次,若开盘后涨幅较开盘价上涨10%,则需要停牌一小时;另外,如果盘中的涨幅较开盘价上涨20%,则会被直接停牌至14时57分。新股首日股价最高涨幅为发行价的44%。这意味着如果这些限制一一被迅速触及,那么,该新股在上市首日交易的时间也就三分钟出头几秒而已。  上述基金经理认为,虽然发行新政降低了发行首日涨幅,但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几乎没有机会在发行首日买入,大幅抵消了降低发行价的意义。此外,这一机制存还存在被人为操纵而造成二级市场投资者亏损的漏洞:投资者只需要一笔较小的资金,就能让股价直接触及临时停牌,从而避免市场的抛压,直接将股价打到最高位而为后续出货提供了巨大的安全空间。  根据媒体统计的数据,将众信旅游(002707,股吧)的股价定格到发行首日最大涨幅只需要430.6万元,汇金股份(300368,股吧)需要454.2万元,扬杰科技(300373,股吧)需要634.3万元,思美传媒(002712,股吧)需要786.5万元。1月23日发行的8只新股,平均值只需要989.4万元就能让其触及最大45%的最大涨幅。  “发行首日卖出的投资者有动机利用这个规则漏洞去操纵市场,这对买入新股的投资者严重不公平。新股的上涨不是基于价值判断而是规则漏洞,买入新股的投资者其亏损的风险也很大。”上述基金经理认为。  随着补完年报后新一轮发行的开始,这一规则漏洞有可能被更多的上市首日卖出的机构利用。截至2月12日,证监会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仍然有695家企业正在排队等待IPO。

更多精彩:可以赌钱的澳门老虎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