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战血凌天 第三百五十八章 败敖绝!

2019-12-04 04:20:54 | 来源: 汤羹

战血凌天 第三百五十八章 败敖绝!

“敖绝?人龙一族?”姬风来中州之前温老曾经给他大致讲解过中州的一些势力划分,这敖家,便是东方玄明域的一个超级家族,敖家同姬家一样,都是传承自太古时期,不过敖家却没有出现过封帝强者,即便如此,作为最为纯正的人龙一族,敖家的强大也在中州众所周知,没有人愿意随意的去招惹这个家族。

这个敖绝正是敖家年青一代第一人,不到三十岁便已经是尊阶修为,一身实力强横无比,敖绝与秋横霸两人虽然一个是妖族一个是人族,但中州之人却经常将两人放在一起比较,为此,两个高傲的年轻人也经过不止一次的对战,但各有胜负,因此二人谁也不服谁。

此次敖绝听説秋横霸与人对战,但胜负却并没有被外人知晓,不过这场对战的结果所有人都能够分析的清楚,秋横霸是为了姬风的暗焱铁而来,但却并没有得到,很明显是铩羽而归,然而依照敖绝对秋横霸的了解,如果他将姬风击败了的话,早就传的沸沸扬扬,绝对不会这么低调,因此,他决定来找那个击败秋横霸的人一战!

“正是!”敖绝説道。

“你也是为了暗焱铁来的?”姬风问道。

敖绝説道“我并不是为了暗焱铁而来,听説你击败了秋横霸,我此番前来为的就是击败你而已!还有就是我很好奇你的人龙血脉,到底有多纯!”。

姬风耸了耸肩,説道“严格来讲并不能説我击败了他,因为他将自己的修为封印,压缩到了圣阶巅峰才与我一战,如若不然我不是他的对手。”姬风很有自知之明,实事求是的将事情説了出来。

敖绝脸色不变説道“我听説你同阶无敌,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将修为封印便是!”,説着,体内的玄气一震,气息骤降至圣阶。

姬风説道“既然如此,咱们去城外吧,这里是楚家的地方,不便战斗。”。

敖绝很干脆,没有多説什么,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姬风转身跟徐长安交代了几句,便也随着他走了出去。

出城之外,百余里,姬风与秋横霸交战的地方,两人漂浮在天空当中,“开始吧!”姬风説完,便激发了自身的剑元,一道被金芒覆盖的炫彩光芒自姬风的身体当中爆发,无锋出现在了右手,战意冲霄,龙气升腾威武绝伦。

敖绝此时也激发了自己的玄气,一股龙威弥漫开来,在敖绝的身后形成了真龙的虚影,虽然不甚清晰,却也让姬风看的真切。

“看来你的真龙血脉并不是多么纯,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击败秋横霸的!”説完,周中出现了一杆长枪,长枪之上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整杆长枪通体金黄,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夹带着惊天之势向着姬风袭来。

“试试就知道了!”姬风剑元灌注无锋,身子嗖的一下冲了上去,直直的劈中长枪,震得敖绝右手一麻,眼神一挑顿时来了兴趣,身子一转一道枪劲爆射而出,姬风手中的无锋剑轻妙淡写的一会,光芒激射,击碎了那道枪劲。

两人试探性的交手,便分开,虽然只是试探,却使得周围山石崩碎烟尘漫天。

“果然有diǎn意思!”敖绝説道。

姬风刚刚出关,这是他突破到圣阶巅峰之后第一次出手,实际上他也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达到了一个什么程度,这个敖绝才此时前来,恰好正中姬风的下怀。

而且,姬风与秋横霸一战的时候是圣阶中级,对于姬风来説,晋升一个xiǎo层次都是一个很大的飞越,因此,现在对上敖绝并不觉得吃力。

“困龙枪!”一声厉喝,龙气爆发开来,直冲九霄,威势无双,长枪旋转着攻向姬风,带动了周围的空气,都是一阵旋转,形成了一股强大的空气漩涡,漩涡越来越大,被镀上了一层金芒,发生了质变,宛若一道囚牢向着姬风罩来。

剑元激荡,无锋爆发出绚烂的光彩,“破天!”医生轻喝,破天悍然出手,一柄金色的彩剑突然出现,向着敖绝爆射而去。

敖绝感受到这一剑的威力,微微一惊,玄气徒然增加,巨大的囚牢仿佛活了一般开始扭动,在末端仿佛形成一颗龙头,直扑而去

“噗!”的一声,囚牢罩住了姬风的破天,但敖绝的表情非但没有轻松,反倒是更加凝重,紧接着,“嗤啦!”一声,囚牢被撕破,巨刃向着敖绝直刺而去。

敖绝身形暴退,速度虽快,但距离破天太近,无法及时躲闪,大喝一声“天龙破!”玄气爆鼓,长枪猛然向着巨刃横扫而去,巨大的力度使得枪杆猛然弯曲,整杆枪像是一头袖珍版的真龙一般撞向巨刃。

“轰!”的一声,巨刃破碎,气劲四散,将周围的高山炸碎了一半,敖绝再次爆退数步虎口留下了丝丝鲜血。

姬风则是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看着敖绝,心中则是想道“如果我与秋横霸对战的时候便是圣阶巅峰的话,那么击败他或许就不用便为暴走金身状态了!”。

“看来我真的要认真了!”説着,身体当中的气息骤变,龙威越来越强大,“轰!”的一声,一道耀眼的金光自敖绝的心脏部位爆发而出,整个人弥漫在金芒当中。

只见敖绝的身体开始变化,首先变化的是双手,淡淡金色的私密鳞片不满双手,是根手指的指甲便的无比锋利,双手也如钢浇铁铸一般,双眼的瞳孔开始旋转,最后化作了金色的竖瞳,头dǐng之上缓缓的冒出了两根一寸长短的xiǎo角,“嗤啦!”一声,一条布满鳞片的尾巴从后腰之下伸出,整个人看上去狰狞可怖,但散发的龙威却是光明正大,异常强悍。

“这是你的本体?”姬风问道。

“人龙一族本就是人类,没有本体,而这个形态是我的战斗形态,真不知道你这个人龙是怎么成长的,难道你不会变化吗?”敖绝不耐烦的説道。

姬风説“还不到时候,来吧!”。

姬风话音一落,敖绝的长枪爆发出一道金芒突然分解仿佛融化了一般包裹在了双手之上,随后砰的一声空爆之音,又爪伸出爆射向姬风。

这一抓的威力巨大无比,两辆的空爆之音搅动的空气一阵波动,姬风将无锋横与胸前“叮!”的一声,溅射出一蓬火花,“好强的力量!前后的变化如此之大,比秋横霸的变化还要惊人!”。

一爪击到剑上,并没有离开,而是后劲连绵不断,震得姬风不断后退,姬风见状,剑元爆鼓无锋猛然一翻,剑刃斩向秋横霸。

秋横霸收回又爪,双臂横在胸前“刺啦!”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再次带起一道火花,无锋斩完,姬风右腿横扫而至“砰!”的一声,敖绝被这强大力道的一腿抽的爆退了三步,定住了身形。

“好强的力度,好强的身体!”姬风不禁叹道。

“还不打算变身吗?你这样是无法击败我的!”説完之后,敖绝速度暴增,甚至比昆侯还要快上几分,一双龙爪挥舞,招招狠辣,姬风激发脚下的战神靴,速度也暴增,无锋挥动,天空当中看不到两人的身影,只能看到不断爆发出的一蓬蓬火花,极为耀眼。

“轰!”的一声,两人各自退开,姬风嘴角缓缓的流下了一道鲜血,敖绝的嘴角也是一道殷红,玄气一股,破烂不堪的衣袍破碎开来,淡淡的説道“你的剑虽然十分不凡,但却不可能破开我的防御!”。

姬风轻笑一声説道“是吗?”体内“嗡!”的一声,剑元迅速收拢,战脉之力瞬间充斥所有筋脉。

姬风的剑元随强,但却不及战脉本源之力,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现在还没缺少土属性,没有构成真正的五行循环,而且,虽然五行之力已经圆满,但却没有阵阵高的参悟,达到融会贯通,等到姬风将五行毕齐,而且都融会贯通的时候,他的五行之力便不会比他现在的战脉本源之力差多少,而且姬风分析,既然五行之力是所有力量的衍生的原diǎn,那么战脉本源之力与它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而且他知道,这种联系,并不会在五行之力上体现出来,甚至在那黑白两色之力上也不会有太多的联系,因此只可能与那灰色的力量只见有着必然的联系!

不过姬风的战脉现在只是出于xiǎo成境界,就连中成都没有达到,一旦他达到了中成的时候,战脉之力还会进行蜕变,直到大成战脉的时候,战脉之力便会达到一个巅峰,可正面硬撼大帝!

战脉之力爆发,姬风的战意仿佛达到了实体化,搅动天际,气息无比惊人。姬风使用战脉本源之力,为的是要配合无锋剑,无锋是由战脉大成者的脊椎骨为主材炼制,只有配合战脉本源使用才会显示出他真正的威力,如果姬风已经是大成战脉的话,那么无锋的威力便会更加恐怖与惊人,现在的他,已然无法真正的发挥出它的威力。

“来了!”一声轻吒,战脉之力涌进无锋,无锋爆发出一道耀世神光,剑体之上的帝血同时爆发出夺目的红芒,鲜艳欲滴,仿佛流动起来一般。

“好强!他做了什么!虽然没有进入战斗形态,但已经如此骇人!”敖绝心道。

姬风的话音一落,便消失在了敖绝的眼前,敖绝见状也迅速提起速度消失不见,“叮叮叮!”三捧火花出现之后,“嗤啦!”一声响起,两人的身体同时显露。。

姬风站在空中,无锋斜指,一滴鲜血顺着剑刃滴落。

再看敖绝,自他的左胸到右肋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忽然金芒一闪,那道伤口便缓缓的愈合起来。

敖绝缓缓的抬起头,双目便的赤红,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在他看来,姬风就连人龙一族的战斗形态都没有进入,就将战斗形态的他轻松击伤,这种打击,对他这种从未受过挫折的天骄来説是致命的打击。

“昂!”的一声嘶吼,敖绝狂怒,爆射向姬风,姬风手中的无锋化作漫天剑影,与敖绝战作一团。周围山石不断爆碎,风云色变,狂风大作。

“噗嗤!”“轰!”的一声炸响,天空当中出现了一团金芒,急速向着远处的高山撞去,“轰轰轰!”接连又是撞碎了三座巨跃,在第四座山峰的山腰之上,一大片破碎的山石之上,姬风手中的无锋穿透了敖绝的肩膀,将他定在山上。

“不可能不可能!”敖绝不甘的吼道!“秋横霸都未曾败得这么彻底,我竟然连你的战斗形态都没逼出开就败了!”。

姬风淡淡的説道“那是因为你比他君子!”。

敖绝疑惑的抬起头看着姬风,姬风説道“你败的并不冤,因为当时的我不过是圣阶中级那一战到最后,秋横霸被我生撕了一截龙尾,暴怒的他以他的本体地龙形态解开了封印,以巅峰战力发出了暴怒一击,却没有伤到我!”。事实的确如此,不过那那种状态之下,如果再继续下去,只有姬风将底牌尽出才能击败他!

敖绝骇然的看着姬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説道“我败了!”

济南红绘医院电话
巴马瑶族自治县民族医院怎么样
宁夏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天津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医院
连云港白癜风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