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隐妖 第五十二章 他和这夜一样深沉

2019-10-12 22:33:34 | 来源: 汤羹

隐妖 第五十二章 他和这夜一样深沉

目送着方君君上了楼,直到她的背影消失,薛鸿铭才放心地离开。刚出了小区,的铃声便闹鬼般响起在这寂静的夜。薛鸿铭看了一眼来电,不由有些烦。

这是一个陌生,从他住院的时候就开始打了,薛鸿铭嫌这号码没名没姓,也懒得接。不想这个人竟也耐得住性子,风雨无阻,每天不打上了四五通未接来电就睡不着似的。

薛鸿铭这一次接通了,沉声道:“你是谁?”

“呵呵,薛大少爷,终于肯接了?”那头传来的女声音色清澈,不媚不腻,却很动听。薛鸿铭听她语带嘲讽,又如此清冷强势,一下子就知道了来者何人了。

他唇角微翘,低沉地道:“蓝大警官,我记得你那一巴掌,怎么?准备还我了?”

“如果你想的话,我给你这个机会。明天晚上7点,洛河街康家小镇见。”

“你这是……向我约会?”

“只要你来,随你怎么理解。”

薛鸿铭听见那头蓝馨慧干净利落地挂了,他想了想,笑容愈发邪魅。

他没有阿木那么自恋,当然不会认为蓝馨慧看上了他。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美女警官还不放弃抓拿他归案,即使上头已经施加压力。她还想要解开这案情的谜底,要做那只捉老鼠的好猫。

只是……他薛鸿铭从来就不是老鼠,以前不是,现在开始更加不是。

明天以后,谁是猫,谁是老鼠自然知晓。

…………

次日晚上来得极慢,蓝馨慧第七次看了眼手表,终于站起身,草草收拾一番,便准备离开警局。

“准备走了?今天这么早?”谢友峰望见她要离开,诧异道。

蓝馨慧展颜一笑,道:“嗯,今天晚上有事。”

谢友峰恍然大悟,一拍脑袋,揶揄笑道:“哦,差点忘了,今天是个特殊日子。呵呵……是去约会吧?刘大少回来了?你看,人家还是有心的嘛!”

蓝馨慧玉颜有些不自然,又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笑得甜美明媚。

谢友峰拍了拍她肩膀,催促道:“那就快去吧!”

蓝馨慧匆匆离去,谢友峰有意无意地瞥见她修长美妙的背影,神情掠过一丝复杂。他坐了下来,抽出抽屉看了一眼,抽屉里安静放着一个包装精致可爱的礼物盒,本是色彩艳丽,然而此刻谢友峰觉得它灰暗失落。

谢友峰轻叹了一口气,合上抽屉。

蓝馨慧出来警局的时候,天色已经阴沉,一层层云遮天蔽日,就连天际透来的光也暗沉沉的。蓝馨慧没来得及注意这些,连晚饭也没有吃,开了车前往康家小镇

到了的时候,方一进门,倾盆暴雨陡然落下,将整座城市片刻沾染得遍地都是水色。蓝馨慧皱了皱好看的眉,选了个靠窗的位置,随意点了一些点心充饥。

她看一眼手表,六点五十分,薛鸿铭应该快到了。

然而整整过了半个小时,薛鸿铭才姗姗来迟。外面雨下这么大,他却没带伞,只戴一顶帽子,穿一袭黑色大衣,虽然浑身沾水,却并不狼狈。他四处扫望一番,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蓝馨慧,笑了一笑,自然地像是多年老友不见,坐在了蓝馨慧对面。

蓝馨慧懒得计较他的迟到,绅士风度这种东西,她压根没指望会出现在薛鸿铭这个无耻之徒身上。她看着薛鸿铭脱下帽子,淡淡道:“这只帽子,我见过。”

薛鸿铭是个聪明人,一下就明白过来,笑道:“你就是因为它查到我的?阿木说得果然没错,女人是敏感的。”

“阿木?是你的同伙么?”

“以前是。”

蓝馨慧轻柔搅动着面前咖啡,美目却盯着薛鸿铭,道:“现在是私人时间,我们开门见山聊聊,秦西龙赵三杰……是不是你杀的?”

这不是蓝馨慧幼稚,从犯罪心理学来讲,像薛鸿铭这类自视甚高的罪犯,往往具备追求刺激的心理。他们热衷于挑衅警方,挑衅整个社会,他们反而喜欢开门见山:我就是告诉你老子犯罪了怎么样?你们警队照样拿我没辙,来咬我啊!

衣袋内的录音笔在薛鸿铭来之前已经开始录音,蓝馨慧面上波澜不惊,等着薛鸿铭的答案。只要薛鸿铭一点头,那么铁证如山,接下来只要着手证明薛鸿铭不是国安局特工就可以!

以蓝馨慧的背景,查阅国安局机密资料虽然有点难度,但也不是没有可能。既然正常程序不能惩戒薛鸿铭,那么她就只能用非常手段。

薛鸿铭很平静,反问道:“不管秦西龙和赵三杰是不是我杀的,他们……本来就死有余辜不是吗?”

他说着露出一个笑容,招手叫道:“服务员,给我一杯拿铁,谢谢!”

“喝什么咖啡?”蓝馨慧响了,她一边挂了,一边不容违抗地道:“喝酒吧。我们一起喝。”

薛鸿铭不由失笑,呵,这美丽人儿打的原来是这主意!蓝馨慧见他不回答,黛眉一扬,激将道:“怎么,不敢?”

薛鸿铭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酒还没上来,蓝馨慧便继续刚才的话题,斩钉截铁地道:“秦西龙赵三杰的确恶贯满盈,死有余辜。但惩治他们的只能是我们执法部门。你杀了人,就是犯罪!这不能成为非法收入的理由。”

薛鸿铭咂咂嘴,道:“我不缺钱。”

言下之意,就是即便是他杀的人,他也不会收钱,这是替天行道。又可以理解为干脆否定了蓝馨慧的语言陷阱,否认他杀了人。

蓝馨慧见他如此机警,咬咬牙,只好用最后一招了。灌醉薛鸿铭,让他酒后吐真言!她从小长大的环境,身边哪个人不是无酒不欢的?

比酒量,蓝馨慧有很强的信心,薛鸿铭……差远了!

她将刚上来的酒倒入两人面前的杯子,摇头叹息道:“我很欣赏你,但是你不坦诚。”

薛鸿铭举杯,与蓝馨慧如老友般碰杯,道:“对于一个甩了你一耳光的女人,你很难做到坦诚。”

蓝馨慧美目微微眯起,闪动着光,淡淡地道:“那么,你想怎样呢?”

薛鸿铭邪邪一笑,专注地看着晃动的红酒,道“有人和我说过,君子报仇,加倍奉还。你啪得一下甩我一耳光,那么……我当然要啪啪啪还你了。”

“这次倒很坦诚。”蓝馨慧轻抿着酒,睥睨着薛鸿铭春暖花开的笑脸,轻蔑地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既然这样……”薛鸿铭举起杯,对着蓝馨慧,玩味得笑:“干了它吧。”

哼……这是下战书了么?怕你不成?!

蓝馨慧微微一笑,举杯,仰首一口饮尽,慢悠悠地道:“祝我们彼此心想事成。”

薛鸿铭亦饮尽杯中酒。

这两个人,一个自负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喝酒如喝水,一个依仗在佣兵团和一群人渣每夜拼到醉生梦死,岂会怕区区一个丫头?于是你来我往,眼见桌上洋酒、啤酒、葡萄酒一一被消灭,留下一堆空瓶子,两人还是面不改色,目光针锋相对,看得店员和客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期间蓝馨慧接了十几个,到后来干脆直接挂断不接。只有最后一个来电,蓝馨慧看了眼来电,脸色一变,对薛鸿铭做了个嘘声手势,接通了。

“喂,爷爷呀!嗯……在庆祝呢,我没事呢!嗯嗯,谢谢爷爷!爷爷……我跟你说,我好想你做得糖醋排骨呢!嘻嘻……才没有撒娇呢!”

薛鸿铭愕然看着这个强势彪悍的美丽女人竟然也有撒娇卖萌的可爱一面,不得不说,当一个御姐系的女人突然放下了严肃,撒起骄来,那艳光……是个男人都招架不住!

等蓝馨慧挂了,薛鸿铭还未从刚才的惊艳回过神来。蓝馨慧在他面前露出如此甜腻一面,也觉得不好意思,重重咳了两声,纤细修长的手指在薛鸿铭面前晃了晃,在清幽又艳的灯光照射下,幻起一片片浮光掠影。

“喂,回神啦!喝酒!”

薛鸿铭猛然惊醒,干笑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转移话题,故作嘲弄地道:“呵,美女就是业务繁忙。”

“说什么呢!”蓝馨慧英气的眉一挑,白了薛鸿铭一眼:“今天是我生日,才这么多!”

“今天你生日?”

“我骗你干嘛?”

薛鸿铭想了想,推开椅子,站起身,道:“你等等。”

“嗯?喂……你干什么去!”蓝馨慧还来不及反应,薛鸿铭已经径直走出了门。酒精作用下,蓝馨慧也没有多想,坐了一会,猛然回过神来,心里不由一沉!

这小子……不会就这么跑了吧?!

她念及于此,不由开始坐立不安,左等右等还不见薛鸿铭回来,正不耐烦准备起身追薛鸿铭的时候,薛鸿铭带着一把雨伞回来了。

“诺,给你。”他把雨伞挂在蓝馨慧的座位上,一屁股坐回位置,抓起杯子又是饮尽。

“这是什么?”

“你的生日礼物。”

“哪有人送雨伞……当做生日礼物的?哪有……”

她忽然不说话了,薛鸿铭若无其事地道:“现在外面下雨,你正好用上。”

呵,还真是个现实主义者。蓝馨慧莞尔,她原本是想说哪有匪送警察礼物的。然而她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她二十四年来,收到过的最别致的礼物。

她瞥了眼薛鸿铭,少年面容轮廓清晰,却还未完全展开。他的眼是深沉的,在灯火耀眼的城市里,和被光掩盖的夜一样深沉。明明只有十八岁的年华,却竟然连一丝稚气都看不到。

这样仔细地看,发现他虽然称不上俊朗,却也耐看。

蓝馨慧为自己有这样的念头吃了一惊,下意识地不去想了,举杯道:“干杯!”

两个杯子碰撞在一起,杯中的酒各种晃荡如海潮,起起伏伏。

关于酒的战斗是惨烈的,是漫长的。当夜到了最深沉最寂寥的时候,胜负终于分晓。

蓝馨慧醉了。

(关于更新,隐妖从上上周开始其实就已经没有存稿了。所以这一周决定攒存稿,毕竟也要防备以后用急。这一周会保持一天一更,另外还欠小奏的三章也会这周补上。请大家谅解,请继续支持隐妖!拜谢~!)

台州整形美容费用
长治治疗卵巢炎费用
临沧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台州整形美容手术
长治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