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寂静王冠 第九十六章 黄雀在后

2020-01-16 21:52:26 | 来源: 凉菜

寂静王冠 第九十六章 黄雀在后

一瞬间,突如其来的‘军队’就掐死了小巷两端的出口,举起武器,杀意狰狞。

“看看我抓住了谁?两条大鱼!西西里的娘炮小少爷,还有鬼鬼祟祟的教授大人!”

粗矮男人大笑起来,他扛着一把沉重的焰形剑,面目被牛角盔所覆盖,声音嘶哑而冰冷。

“‘矮犬’沃纳?”洛伦佐终于明白了来者是谁……

这群家伙不是军队,或者说,他们已经不是军队了。

他们是阿斯加德人!

这群天生的海盗种子、除了杀人之外什么都不会的狂徒在祖国裁军之后,就流窜在全世界各地,从刀口上混饭吃,以下手狠辣和绝不活口出名。

而在他们原本的团长沃纳的带领,有一部分疯子登陆了阿瓦隆,成为了下城区的毒瘤之一。

“没错,是我。”

沃纳大笑起来:“教授说的很对,今天你们一个都离不开这里。”

洛伦佐已经蒙了。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这群家伙是疯子,但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疯的这么厉害。竟然暗藏了这么多军械!这种配备已经足够进攻苏格兰场的总部了!他们以为阿瓦隆是什么地方!

“你疯了么!”

他的面目扭曲,语调几乎失声:“苏格兰场绝不会让你好过的!”

“哈哈哈,没关系,我们花了点钱,警卫队会装作看不见的。”

沃纳抚摸着自己重剑,他吃饭的家伙什儿:

“——别忘了。阿斯加德人的‘餐具’从不离身。现在到开饭的时候了,你们这些西西里娘炮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洛伦佐气极反笑:“你以为你凭着这七十个铁罐头,就能把我们吃下来?”

“我的好小伙子们会告诉你结果的。”

沃纳癫狂地笑着,眼瞳中满是血丝。他身上寄宿的战争猛犬已经苏醒了,满怀对尸首和血的**,高举起了焰形剑。

“做你的美梦!”洛伦佐面目铁青,拔出了杖剑,在他身后。西西里暴徒们已经准备鱼死破。

可就在剑拔弩张的惨烈气氛中,却有一个沙哑又嘲讽的声音响起。

那是站在正中央的教授。

明明在下一瞬就会被两边的人砍成肉酱。可是他却毫无恐惧,声音里带着嘲笑的意味:

“各位,如果我是你们的话,就不会这么急躁,毕竟……屋顶上的朋友还没有说话呢。”

一言既出。全场寂静了。

“屋顶?”

沃纳和洛伦佐反射性的抬头,看向两侧的高墙。在那里,响起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那是弓弦绞紧的声响,如此密集!

于是,所有人的身体都紧绷起来了。

哪怕是浑身藏在铁皮罐头下的沃纳也呆滞了,一滴冷汗从鼻尖上淌出来。

“他妈的!”他忍不住低声呢喃。

他们几乎能够想象,在屋顶,弓弩被缓缓拉开的摸样。

在仰望中。一个一个的消瘦身影从屋顶出现了,张开的弓弩对准了脚下的各位‘客人’。

一共十六把军用弩,保养良好,还散发着养护油的刺鼻气息。这样的弓弩在这种距离内,居高临下。哪怕是铁甲也能够洞穿。十六张,虽然少。却足够将他们所有人都变成刺猬!

“哎呀,被发现啦?”

就在屋顶。一个佝偻地矮小身影将身体藏在大盾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出半张脸,向着教授裂开嘴。露出笑容:

“教授先生,没想到您还有一只狗鼻子。”

“老鼠会?”

沃纳和洛伦兹终于明白了来者的身份,他们没有想到,这群给贵族干脏活的狗腿子竟然也想要趟这一道浑水!

此刻出场的,俨然是整个阿瓦隆最大的走私贩子,贵族走狗,老鼠会的首领——鼠王:山姆罗。

“卑鄙!简直卑鄙!”

洛伦佐气的浑身发抖:“山姆罗,你还知道廉耻么!”

“哎呀,小少爷您在说什么吶!”

那个被称为山姆罗的男人似乎有些委屈,他愤愤不平地挥舞着自己的手弩:“各位都是敢拼敢打的好汉,可我们老鼠会都是一群靠着大人物的面包渣过日子的可怜人呀!

和各位正面对上,绝对是有死无生的好么?逼不得已,只好跑到高一点的地方去啦。”

他停顿了一下,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小玩意,笑容愉悦起来:“至于这个东西只是用来防身的,请您千万不要在意。当我不存在就好,大家继续,大家继续……”

小巷中,所有人沉默无言,已经开始寻找退路。

毒蛇教授、巴勒莫之鹰、矮犬、鼠王……

就在这么尴尬又诡异的气氛中,下城区目前各个势力的头领们,久违地聚集在一起。

剑拔弩张。

-

“罗先生,有一点,我要提醒您一下。”

面对鼠王的嘲弄,教授只是耸了耸肩:“您觉得我们真的会傻到就地火并,让你坐收渔利么?”

“哎呀,您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可是和平主义者,打打杀杀什么的,最讨厌了!”

鼠王的眼睛一转:“大家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么?我有一个提议,不如各位听听看?”

洛伦佐和沃纳对视了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说!”

“您看,大家都是那个东方小杂种来这里的,那就大有商量的余地。你们想要那个小鬼身上的东西,可我们不一样,亚瑟的宝藏太飘渺了,我们只要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洛伦佐冷声问。“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们要他的命。”

鼠王老罗咧嘴一笑,“罗西家族在他的身上损失了一个重要的继承人,为了除掉他,可是付了大笔价码给我们。”

他停顿了一下,看向教授:“只不过我们的人太多了,蛋糕不太好分……不如,我们先解决掉最弱的那个。然后再谈谈那个东方小杂种的归属,如何?”

这里最弱的?

话音一落。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小巷中央的教授身上。

虽然明知道这个家伙在挑拨离间,可几个人的眼神还是都忍不住一热:

确实,教授这个家伙平时神出鬼没,虽然手下并没有直属的势力,但是手里掌握着不少令人忌惮的秘密。

想要彻底解决掉这个祸患的话。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机会……

反正,他只有一个人不是么?凭什么想要从他们这里将蛋糕分走?阿瓦隆已经太小了,能够去掉一个碍事儿的家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洛伦佐吞了口吐沫,沃纳握着焰形剑,眼神跃跃欲试起来。

“这是怎么了?大家,忽然都看着我。”

教授叹了口气:“看来,我是最弱的那个了?”

“难道不是么?”

鼠王老罗阴测测地笑着。抬起手,当那一只手掌落下的时候,十六张劲弩就会将这个家伙扎成刺猬!

“我觉得,在付诸行动之前,各位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比较好。不如——我变个魔术给大家欣赏欣赏?”

教授轻声笑起来。长袍中的双手抬起,轻轻地拍手。清脆地拍手声在寂静的小巷中回荡。

就在所有人错愕的眼神中。他背后的空气一阵波动。

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瞬间出现了一只‘怪兽’!

——没错。就是怪兽!

就在消瘦的教授身后,骤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影子。

就像是巨人的子嗣一般,那个狰狞的影子足足有三米高!就像是只要伸一伸手就能够将屋顶上鼠王一把砸成肉酱一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意相信,那个东西竟然是一个人!

没错,他竟然是人类……

在小巷中,那个怪物头戴着一个夸张又滑稽的驴头面具,蹲坐在教授的身后。手里提着一把折叠起来的骨锯,像是一个刚刚从菜市场下班了的屠夫。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发自内心的恐惧。

那个巨人的上身**,只套着一件脏兮兮的围裙,麻布围裙上层层叠叠的,尽数是干结的血渍……一层又一层的,将烂黄色的围裙几乎染成了暗红!

在他的双臂上,虬结鼓动的肌肉随着心脏一起跳动着,隐约可以看到满是疤痕的皮肤上那一道道鼓起的血管!

在寂静里,只有所有人吞口水的声音,有人张开口,嗫嚅着那个名字,发出恐惧地惊叫:

“——血、血肉屠夫!”

不死者、怪物、屠夫、恶鬼之子、马面人,血夜噩影……当然,最出名的绰号自然是血肉屠夫。

以夸张到近乎如同巨人的可怕身影还有不留任何活口、不惧任何敌人的夸张全胜战绩,这个怪物宛如噩梦一般传闻散播在阿瓦隆的大街小巷上。

谁都没有想到,教授竟然雇佣了这个怪物,而且还将他隐藏在自己身边……

洛伦佐不着痕迹地后退了几步,眼神忌惮,他可是亲耳从父亲那里听闻过这个怪物一旦大开杀戒之后会造成什么后果的可怕传闻。

沃纳就干脆了许多,迅速地后退,所有重甲暴徒们都举起武器,严阵以待。

可和血肉屠夫的恐怖传闻相比,七十名全副武装的重装士兵……似乎有些不大够看。

“他妈的。”

这一次轮到鼠王来骂脏话了。

-

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一只狂暴的怪物从隐身中现身,却并没有大开杀戒,而是抬起头,深吸了一口飘散着血腥味儿的空气。

于是,在宛如鼓声的心跳里,‘他’或者‘它’的皮肤变成了赤红。滑稽的驴头面具上,裂开了狰狞的笑容。

在他的脚下,青砖中,忽然有数不清的虫子从缝隙里钻出来,疯狂地逃向了四面八方,就像是感应到了恐怖怪物的到来,开始了绝望的逃亡。

在寂静里,它沉默不语,只是扛起了骨锯,从地上站起来,瞬息间凑到了房顶上的鼠王面前,专注地凝视着这个躲在大盾后面的佝偻男人。

在面具上镂空的眼部,是满是血丝的眼瞳。眼神如同俯瞰着待宰牲畜。

明明是一个人类,却像是妖魔。它是这一座城市之下的黑暗和血浆所豢养出的怪物,这一座城市最丑陋的那一面所呼唤来的恶魔。

“你、你……你别过来!”

鼠王吞了口吐沫,踉跄地后退。()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口腔科地点
南京肛泰医院在线预约
蚌埠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广州癫痫病治疗方法
河北医牛皮癣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