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巫师不朽第二百五十二章爆发

2020-01-23 10:05:12 | 来源: 凉菜

巫师不朽 第二百五十二章 爆发

不大的小隔间之中,随着阿帝尔的动作,一抹淡淡的银色光华逐渐亮起。

那光纯粹,又柔和,其中带着令人心灵宁静安详的力量,令人感受到其的气息之后,不由心态平和下来。

这是月精灵的力量,来源于月精灵的血脉,最是强大与纯粹。

随着阿帝尔将身上的力量输入眼前的紫黑色晶石之中,一种变化开始产生。

在身后雅娜惊讶的目光注视下,眼前晶石的模样开始发生变化,一种新的力量在其中出现,将其中的黑色迅速掩盖下去。

一种银色的光泽混入其中,将整块晶石变成泾渭分明的两种颜色。

紫色与银色的力量在其中流淌,共同占据了晶石大半的位置。至于属于诅咒的黑色,此时已经被压制在了角落之中,如果不仔细观察,几乎无法发现。

做完这一切,阿帝尔收回自己的手,看着眼前几乎一半变成银色的世界石碎片,不由升起了一种疲惫感。

这块世界内的两种力量都很强大,不论是属于上古巫师的血脉力量,还是属于诅咒的力量,其本体恐怕都在四级之上。

想要在这两种力量的压迫下将自己的力量注入,哪怕是阿帝尔也费了一番功夫。

月精灵只要成年就要达到四级,月精灵的血脉之力在本质上来说,也接近了四级存在。因此在阿帝尔的支持下,才能将属于诅咒的力量压制下去。

毕竟,不论诅咒的本体有多么强大,但眼前世界石碎片中的诅咒力量却只有那么一点,只要本质不是相差太大,就能被阿帝尔不断压制,甚至磨灭。

为了压制这么一点诅咒力量,阿帝尔几乎将谨慎近半的月精灵之力注入进去,才勉强令诅咒的力量被完全压制。

想到这里,阿帝尔心念一动,眼前的世界石碎片直接在原地消失,在一瞬间被阿帝尔的翡翠印记收起。

“我们走吧。”

做到这些,阿帝尔随意看了一眼四周,见周围并没有什么东西后,才对着雅娜开口说道:“索尔那边现在应该也快遇上麻烦了。”

“会不会要紧?”

事关自己的丈夫,雅娜的脸色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有些紧张的看着阿帝尔问道。

“暂时不会有大问题,但若是耽误久了,就说不一定了。”

看着身旁的雅娜,阿帝尔随口说道。

如果他的猜测没错的话,这座村庄里的人,绝大多数应该都已经被诅咒悄然无声的侵蚀了,只是因为结界与诅咒的共同作用,才让这些人仍然以为自己还活着,甚至按照身前的习惯与思维继续生活。

但到了现在,用以维持结界的世界石碎片已经被阿帝尔收起,结界的压制作用即将消失,那些原本死去的人,到了现在恐怕都要亮出自己的真面目了。

这就相当于置身于一个鬼窝,索尔一个人待在那些诅咒化成的亡灵之中,接下来的下场可想而知。

“你就留在这。”

看着身旁抱着孩子,脸色苍白的雅娜,阿帝尔随口道:“这里是结界力量最强大的地方,至少一两天内还会很安全,那些诅咒不敢过来找你。”

“你待在这里,等我将那些东西解决后,再过来接你。”

说完这话,他身影一动,直接在原地消失,迅速离开了这里。

远处,在另一边。

村庄中的篝火还在不断燃烧,其中有一个个人在狂舞与庆祝。

索尔位于其中,与西尔等几个过去还算熟悉的族人在一起,看上去已经将之前的些许不安放下,此时被周围热烈的情绪感染,在那里玩的很是愉快。

只是随着时间过去,周围的一切开始慢慢改变。

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开始变化,脸色由开始的生动,开始变得僵硬,最后慢慢变得苍白。

在一开始,索尔还没有,只是过了一会,他就开始发现了不对。

他到底不是寻常的普通人,从数年前的灾难开始,他独身一人从荒漠到南下,流浪数年间不但要应对诅咒的追踪,还要面对各种危险的场合,早就养成了警惕的本能。

不仅是他,就连其他人都开始感觉到了异常,心中升起了浓浓的不安。

“不对劲。”

站在一片高台上,看着眼前熟悉的一个高大身影,索尔皱眉道,此前被抑制的不安再次浮现在心头。

在他的身前,一个高大壮硕,但是脸色却很苍白,如一具尸体一般的中年男人还在那里站着,脸上有一道显眼的刀疤,此时站在一张木桌前,正在大口大口的灌着酒。

这人就是之前将索尔拉来的西尔,只是此时的模样有些变化。

或许是因为死去的时间还不长,与周围的其他人相比,西尔的模样变化是最大的,此时不但脸庞变得苍白僵硬,而且一双眼眸中还隐隐透着血色,看上去甚是恐怖。

仔细观察着这张熟悉的脸庞,索尔甚至还发现了一点腐烂的痕迹,就像是一具放了好几天的尸体一般。

但是就算是这么明显的变化,西尔本人却没有丝毫察觉,甚至仍然举着举杯,在那里大口畅饮,看上去玩的很高兴。

不止是他,就连周围的其他人,对于西尔身上的变化也没有丝毫反应,就好像是没有看见一般,仍然在那里与他玩闹着。

默默站在高台的角落,静静观察着这种情况,索尔只觉一股惊悚感从心头升起,手脚都在发冷。

他不敢有很大的动作,害怕引起那些人的注意,于是尽量不引起一点声音的向后退去,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去寻找阿帝尔。

而在周围,除了他以外,还有几个还算正常的族人,在看见不对后,同样在默默的准备逃离原地,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索尔,你在那做什么?”

还没有走几步,一个令索尔心头发凉的声音突然响起,令他的手下意识的抖了抖。

他转身向后看去,正好看见在一片篝火前,西尔手上拿着酒杯,大步向他走来的身影。

在走路的过程中,西尔的动作极为僵硬,甚至脸上的肉也在加速腐烂,一块人皮直接带着些微血肉垂落,令索尔看着都感觉有些恶心。

“索尔,怎么不一起来喝酒了?”

大步走到索尔身前,西尔脸色冰冷,僵硬的看着索尔问道。

“没··没事。”

强忍着心中想要逃离的欲望,索尔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看着眼前的西尔开口道:“我只是想去回去拿一点东西,很快就会回来陪你们。”

“哦,这样吗?”

西尔似乎没有想太多,听见索尔这么说,便直接点了点头:“那你快去吧,我们在这里等着你来喝酒!”

说完这话,他的脚步顿在原地,看上去真的没有了动作。

看着眼前西尔的表现,索尔心下微微松了口气,只是转身,脚下加速,正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快速离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令他的心瞬间绷紧。

“西尔大人,你的脸怎么了?”

在高台的角落,一个土著手上拿着食物,看着西尔那开始腐烂变质的脸庞,有些害怕的开口道,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

这些土著都是过去迈克多买来的奴隶,负责操劳一些繁杂的事物,并不知道诅咒的的气息,所以此时才敢开口。

“我的脸?”

听着眼前土著的话,西尔一愣,然后下意识的伸出手,用手狠狠抹了一把脸。

在一瞬间,西尔的脸庞变得血肉模样,原本腐烂的脸变得更加吓人,上面腐烂的血肉显得更为明显,只剩下一双眼眸还算完好。

“这是···血···”

愣愣的看着自己手掌上恶心的血肉,西尔愣愣的站着原地,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是了···我已经···”

下一刻,他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一双眼眸猛的睁大,化为纯粹的猩红色。

“不好!!”

在这一刻,索尔只觉身后有一股强大的恶意传来。

他刚想全力奔跑,就发现一只手悄然无声的搭上了自己的肩头。

那是一只苍白僵硬的手臂,手臂上带着一股寒气,令人不由想到了寒冬里的坚冰。

“索尔···你··想··去···哪···”

身后,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越是往后,就越是机械,听上去没有一点感情,完全不像是西尔的声音。

下一刻,索尔只觉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漆黑的夜里,本该有昆虫的低鸣与篝火燃烧的声音,但此时却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种冰冷的寒气从身上涌起,还伴随着体内一股强烈的别扭与难受感。

那是体内诅咒开始爆发的感觉,在此时似乎受到了外在力量的引导,开始再一次的爆发,令索尔的身体都开始迟钝下来。

下一刻,等索尔再次恢复了意识,周围了阵阵风声从耳边呼啸传来。

不知何时,他已经飞在了半空,似乎在方才被打飞了出去,最后狠狠撞在了地上,发出了猛烈的响声。

但哪怕如此,受到了如此重击,他却没有受伤,甚至连一点剧烈的痛苦感都没有。

因为在他的身上,一层淡淡的淡银色屏障开始浮现,上面有阵阵力场波动浮现,将索尔受到的所有伤害抵消。

“这个感觉是···阿帝尔大人的力量。”

看着身体周围浮现出的淡银色屏障,索尔很快反应了过来,迅速从地上爬起,看向了远处。

在远处,西尔的模样已经完全改变了,浑身都有浓烈的黑气笼罩,慢慢凝聚成一身黑袍,将他身形全部遮掩,只剩下一双猩红色的眼眸显露在外,看上去异常妖异,完全看不出过去西尔的模样。

而在这个黑衣人的脚下,还有好几具尸体静静倒在地上,尸体上的痕迹十分夸张,浑身的血肉都似乎被粉碎掉了,看上去就像是给大地铺上一层红色的肉酱,极为恐怖。

看着这一幕,索尔心中升起了一股庆幸的感觉。

在方才,若非是身上突然浮现出一层屏障,恐怕此时的他也和那几个土著一样,变成了一摊看上去人形的肉酱。

不过此时却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西尔身上的诅咒爆发,此时已经变成了黑衣怪物的模样。

而恐怖的,还是远处。

在看见西尔化成的这头黑衣怪物时,远处篝火旁的那些人集体一愣,然后身影开始不断变化。

与西尔之前那样,他们的身上开始浮现出浓浓的黑气,一双双呆滞死寂的眼眸开始化为猩红色,最终集体变成一个个黑衣怪物。

一时间,整整数百头黑衣怪物成列于此,配合着远处的篝火,看上去就像一场怪物间的宴会。

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包括索尔在内,几乎所有幸存下来的克拉苏族人都心中绝望,心中升不起对抗的勇气。

诅咒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抗衡,哪怕身为上古巫师的后裔,索尔这些人天生都具备着超越常人的力量,但也仅仅是媲美骑士学徒而已,对于寻常人可能算得上极为不错,但面对诅咒爆发形成的黑衣怪物,仅仅只是送菜罢了。

就连受到了阿帝尔教导,一身实力堪比骑士巅峰的索尔,面对这样的黑衣怪物,也远远不是对手,只是狼狈逃走。

更何况,眼前这里的黑衣怪物并不是一头,而是整整上百头。

这么恐怖的数量足以令人绝望,就算是一位正式巫师在这里,此时恐怕也会被淹没掉。

淡淡的月色光辉在四周亮起,数枚人头大小的火球从天而降,在命中几头黑衣怪物的同时,也在地上砸出了好几个深坑。

远处,阿帝尔穿着一身白衣,此时看着周围到处都是的黑衣怪物,也不由皱眉。

“阿帝尔大人!!”远处传来索尔的呼喊声。

在看见阿帝尔及时赶到的身影时,索尔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但仍紧绷着一根弦,一边大步向阿帝尔跑来,一边大喊道:“这里的诅咒已经全部爆发了,快走!”

他看着慌忙逃窜的几个族人,深吸了一口气,最终狠下心没有理会。

PS:祝所有考试的孩子全部都过!(包括我)

宜春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碑林科大医院冯晓军
贵州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最好
遵义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吗
西宁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