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羽翔幻舞第64章参天石柱

2020-01-23 14:24:35 | 来源: 凉菜

羽翔幻舞 第64章 参天石柱

“这些晶红色的液体是……血精!?”天凌仔细地感受那种晶红色液体内所含的力量,发现那都是由血之精华凝聚而成的。

“我也觉的是!”天翼也凝重地diǎn了diǎn头,“如此庞大的血精量,得需要多少鲜血才够啊。”不由得天翼想起来了外面被抽干了血液的尸体,不由得心中发寒。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这个洞中丢掉性命而成全一个凶魔。

“如果能够利用这么庞大的血精来修炼,肯定是一个强大无比的狠人吧。可是,就算是修炼,气息未免也太弱了吧……”天凌实在不明白,能够跨空间布下这种诡异强大的阵法,修炼时气息怎么可能这么弱?

“他可能在沉睡吧……”説完天翼dǐng着巨大的压力靠近了石壁,“诡异……这里竟然限制飞行,我根本不能往上飞。”天翼近距离地观察着那些血槽。“话説,这些血槽是连接哪里的?不会是血色圆盘吧?”

天凌听了天翼的问题也在想这个问题。那个圆盘内或许自成空间吧,那些血进入圆盘后或许存储在了圆盘中。

“等等,晶红色的血精!”天凌看着晶红色的血精,突然想起来了第7个分叉口尽头那千丈之下的血池。“难道……”天凌突然有了一个极为可怕的猜测。

“既然是跨空间的古阵,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不过,这么庞大的工程…………”天凌真正的心寒了。一个千丈低的巨大血池竟然可能是这个凶魔阵法的一部分,要知道那个圆盘可是在第一个洞口,两者相聚千丈高的地方啊。

“天凌,怎么了,你想到了什么吗?”看到天凌脸色连连变换,天翼好奇的过来问。

“出去説……”天凌率先往外走去。

走到外面,看着高悬的血红色圆盘,天凌久久无语。将前后联系在一起,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个凶魔可以説摆下了一个跨时空的凶阵。

天凌对天翼説了自己的猜测,天翼也震惊的久久不语。

“会不会……十五个洞口,都是出自于同一人之手?”天翼做出了更加大胆的猜测。

“不会!”天凌当场否定。“别的不説,就第12个洞口尽头的那八扇巨门就绝对和这股气息有着质的差别。”

“留下这些的人实在太可怕了!他们的修为肯定都到达了通天彻地的高度!”

“走吧!离开这里,去别的洞口,这里我们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如果把那个凶魔惊醒我们就真的完了。”

回去的路上,没有一diǎn阻隔。中途出现了一diǎn让天凌和天翼掉牙的异状。天凌不xiǎo心碰到了一具尸体,结果那具看似很完整的尸体直接消散了,就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天翼吞了口唾沫,“可以想象,肯定有不止一批的修者来过这里,但是他们的尸体都这样彻底消散了。”

离开光照区,再次回到绝对的黑暗中,天凌和天翼却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确实在那个古阵中承受着太大的压力!

回到巨大的总分叉口,这里的一切都未改变。一人一兽再次回到了荒元界中,好好休息了一番,将状态调整到最佳,朝着第二个洞口走了进去。

依旧是漆黑一片,走了不知道多久,在黑暗中没有准确的时间概念。就在天凌认为永远走不到尽头的时候,他和天翼却感觉到了天地力量的存在,而且越来越浓郁。再度行进了几千米之后,天凌看到了一个结界。

伸手摸了摸,“不是灵力构成的结界,应该是灵力外的某种体系的力量结合空间力量构成的结界!”天凌説完退后了一diǎn,在这里已经相当明亮了,至少周围的一切已经可以看清楚。

“看这周围的石壁,明显是被破坏形成的。”天翼突然开口。天凌一看,果然,有明显的破坏痕迹,而且破坏程度很大。这里的空间足足时外面古洞的是被不止。

“有字……”天翼突然发现石壁上还有模糊的字迹,那些字迹均由神力雕刻而成,尽管已经模糊不清,天凌似乎还能看出一些神韵。

“超绝封印,仙神难破!”

“非平衡之境,妄破禁忌。”

“逆转天劫而来,终无所获!”

“难!”

………………

全部都是这类话语,全部在表达一个主题,这个封印是不可能被攻破的!

“平衡之境?那是什么境界?”天翼疑惑,从未听説过有这个境界啊。

“逆转天劫什么意思?”天凌也有疑惑,“难道是从天界来的?”

天凌和天翼讨论半天,也没有讨论出一个结论出来,这些留言的内容实在难理解。但是至少他们两个知道了一diǎn,这个封印,不是他们能破开的!没有再枉费心机,他们两个毅然离开了。

接着天凌和天翼从第三个分叉口走了进去,依旧是无尽的黑暗。但是走了很久之后,突然多出了一股像是从远古飘过来的气息,让天凌和天翼感觉仿佛置身于远古时期的荒凉大地。

没有停下脚步,天凌和天翼继续往前走着。要説第二个和这第三个分叉口实在够古怪的。第一个分叉口是一个跨空间的引血古阵,第四个是无尽枯骨,第七个是充满煞气的血池,第十二个是八扇散发着强烈远古气息并且散逸紫光的巨门。然而,第二个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含有异常浓烈天地力量的坚固封印,而这个有了这么久还没有一个死人,只是多了diǎn远古气息。

终于,天凌看到了黑暗中出现了一diǎn幽幽光明。走到尽头后,天凌和天翼瞬间呆楞当场,这里充满了一种宁静而深邃的光芒,根本不知道从哪里打出来的光!

强烈的远古气息仿佛足够将他们两个带回远古,让他们体验下那被时光埋葬的历史。他们两个莫名的心血澎湃,受那股远古气息的影响,似乎他们真的站在了荒凉而一望无垠的古战场上。

过了很久,他们才从那种心绪中挣脱出来,震惊地打量着眼前宏伟的建筑。一个足有千丈大的石洞,上一看黑漆漆一片,根本望不到到底通往何处。天凌和天翼在千丈范围的石洞内如同沧海一粟,渺xiǎo无已。更让他们感觉自己渺xiǎo的是立在石洞中央的七根参天古石柱,直接通往无限高的黑漆漆的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洞dǐng。七根石柱排成了一个巨大的六角星的形状,周围六根石柱分收六角,中间一根镇守中央!分收六角的六根石柱,每个半径都有百余米。而镇守中央的那根石柱,其半径足有其余六根的三倍。站在它们下方,天凌突然有了一种一只蚂蚁站在一株参天古树下面的感觉,显得自己是那样渺xiǎo。

“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天凌不得不震惊,从未见过如此伟大的建筑。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形成的,但是天凌真的不相信这是人力的作品。

“太宏伟了!”天翼睁大了眼睛盯着自己面前仿佛在俯视着它的参天石柱。

过了好半天,天凌和天翼才收拾好震惊的心绪走近了石柱。走近以后,天凌和天翼更加震惊。

“这……究竟蕴含着什么秘密啊!”

在远处的时候看不见,但是走近以后,天凌和天翼都发现了,眼前的石柱上,有着无数浮起的细xiǎo纹路,非常清晰非常精致。那些纹路构成了一幅幅生动无比的画面以及无数的古经文。那些画面刻画了一场场的战争,以及无数次的修者间的战争。那些画面,刻画有无数强大的修士的荣耀,也刻画有无数惊天动地的法诀。有着关于世界的演变过程,甚至还包含有各体系能量的演化……没有缘由的,天凌和天翼深深地被那些画面吸引,魂不守舍般的走近了石柱,伸手贴到了参天的石柱上。

一段段晦涩难懂的经文,每一个字都遮天盖地,散发着刺眼的紫色光芒,蕴含着强大无比的力量,轰击到了天凌和天翼的灵魂上。几乎瞬间,天凌和天翼同时被震的吐血倒飞出去,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直线倒飞重重地砸到百丈之外的石壁上。

“扑!”天凌又喷了大口血,强大的反冲力撞到坚固无比的石壁上,让天凌感觉浑身剧痛,如同散架了一般,慢慢地滑到了地面。天翼也一样,无力地滑落到了地面上。

天凌和天翼就那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和死了一般。

过了很久,天凌才慢慢开口,声音微不可闻,“喂,天翼!你怎么样了……”

“痛!别给我説话,让我缓缓……”天翼的回应同样微不可闻。

天凌真真切切知道了什么是深入骨髓的痛,那剧烈地疼痛让天凌浑身无力,根本提不起一diǎn力气。虽然説自己的经脉完好无损,但是就是一diǎndiǎn的灵力都提不起来。“原来,还有这种痛啊!”天凌心中悲呼。

(喜欢的兄弟姐妹们,欢迎加入羽翔幻舞讨论群,群号码:)

六一儿童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临猗县第二人民医院
南宁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厦门治疗宫颈炎方法
厦门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