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菜

虐仙记 第1223章放心

2020-01-16 17:23:51 | 来源: 热菜

虐仙记 第1223章放心

第1223章放心

“好。”

让薛冲再也想不到的是,佛祖居然爽快的答应啦。薛冲喜出望外的说道:“父皇这一次叫我来谈判的目的,到现在为止算基本上算是全部达成了,不过还有最后一点?”

薛冲的脸上显现出微笑。

其实就算是薛冲再怎么乐观的估计,也根本就没有想到,佛祖会如此爽快。

尤其是刚才,看到观世音娘娘和佛祖都公然撒谎的时候,他的心中还在打鼓,以为西方如来根本就不会配合天庭的行动,甚至连应景一样的派出一个人质这样的事情也不会答应,不过现在,佛祖亲口答应自己,薛冲心中一块石头算是终于落地,只是他也并不知道其中真正的原因。

“还有什么,你但说无妨?”

“我还想听听,天庭征伐神族的时候,正是天庭对四方控制最为虚弱的时候,这一点佛祖想必是可以理解的,一旦在这样的情况下,天庭如何保证佛门不寻性滋事?”

“无法保证。”西方如来再次微笑起来,“因为世上的事情,往往是扑朔迷离,就算不是我佛门动手,但是想必,也有人会以佛门的名义来,栽赃嫁祸吧?我佛门自古以来就听命于天庭,从来不曾出现过对天庭动兵的情况,往往不知道这是玄穹高上帝自己的担心还是三皇子殿下你个人的担心?”

薛冲冷笑起来:“佛主真的是思虑周全,不过一般的人想要栽赃嫁祸,天庭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等我父皇要征伐神族和南蛮的时候,您知道他最担心的是什么吗?”

普贤菩萨就冷笑起来:“我当然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他担心的就是,佛门和道门,会暗中对天庭动手,你一直遮遮掩掩的不说出来,其实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薛冲就笑起来:“不错,几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一点,这正是我父皇出兵南蛮和神族最担忧的事情,佛祖你佛门向来以艰苦卓绝的修行,以降魔卫道作为立教之根本,想必可以为天庭做一些事情,也算是积累功德,同时免去我父皇的担忧?”

“三皇子殿下,你就不用在这拐弯抹角的说话了,你直接告诉我你父皇要我们做什么?”

“父皇的意思是要请观世音娘娘到我天庭之中做客,不过却不能够随意的离开。”薛冲莫测高深的笑起来,很显然,在薛冲看来,派出何种级别的高手作为人质,才是他真正关心的话题。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薛冲就紧张的看着如来佛祖的脸,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真的是荒唐!观世音是我佛门的掌教,你们居然要让她去做人质?这不是欺人太甚嘛?”文殊菩萨无名怒火冒起来,神色很凶恶,对薛冲简直厌恶到了极点。

如来佛祖不置可否,只是看着观世音娘娘:“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

“回禀师尊,天庭这样做,是对佛门的不敬。弟子以为,断然不可,而且这也是对佛门的不敬,我们决不能答应他们这样无理的要求。”

薛冲就微笑起来:“这并不是无理的要求,这是父皇正常的要求,就好像一个人必须要吃饭、喝水一样,而且本皇子告诉你们,这也是天庭的旨意,只有这样,派出佛门之中一位真正的高手,才能真正让天庭打消对佛门的顾虑。”

“你把我们佛门当成了叛逆一般来看待,难道不是吗?”观世音娘娘愤怒的说道,老实说,薛冲从来没有看到她如此的愤怒,薛冲心中当然也清楚,这样做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不过薛冲早就在等着遭受拒绝,然后提出换一个低级别一点的人作为人质。

很显然,这一次自己和十四皇子夺嫡之争,更多的比拼,也许就是看自己能够争取到的人质的分量,这才是高下的分野,薛冲深深的明白这一点。

如来佛祖就微笑起来:“我当然知道这是你父皇的旨意,不过却是口谕。难道必须得有观世音前去做人质吗?”

“是的!临行的时候,父皇就是这样吩咐我的,还请佛祖不要见怪?”薛冲硬着头皮说道。

“好吧,既然你父皇都这样说了,我佛门答应就是了。”

如来佛祖十分平静的说出来这样的话。

普贤菩萨和文殊菩萨就焦急地说道:“世尊,这——这恐怕不好吧?”

如来佛祖就平静的看着观世音娘娘有点吃惊的脸,缓缓的说道:“我现在已经明白,陛下的意思了,他之所以要让我们送一个人质,不过就是为了消除自己的后顾之忧,我佛门从来没有不尊重天庭的意思,而我已看出来了,他们只不过是求一个放心而已,并不会为难她,三皇子,这一点你父皇是怎么说的?”

薛冲惊喜莫名,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我父皇说了,让我全权负责,我敢保证,我们天庭绝不会为难观世音娘娘,他就算是少了一根头发,我也敢用自己的性命担保。”

薛冲响当当的说道,这对他夺嫡之争关系重大,自然是要尽力促成。

观世音娘娘的脸色终于平静下来,看着如来佛祖说道:“世尊,我走之后,佛门的事情,还请您叫人代为掌管?”

她的脸上虽然再没有丝毫的怒色,可是语气吃惊,终究还是冷冰冰的,谁都可以听得出来,对于西方如来的这个决定,观世音娘娘是有一点点抵触情绪的。

“千叶,在观世音离开的这段日子之中,你就代替她,暂摄掌教之位。”

“是,世尊。”千叶尊者就惊喜地说道。

他根本就想不到,如来佛祖会将这样的重任,交给自己。他本来以为,观世音离开之后,顺理成章担任代理掌教的人,不是普贤菩萨就是文殊菩萨。

“好吧,三皇子殿下,我们已经答应了你所有的请求,你现在就可以带着观世音前去天庭向你父皇交代,还有别的事情吗?”

“多谢佛祖,已经没有别的事情了。”薛冲欢喜莫名,他再也想不到,事情居然会这样的顺利,他一直以为,只要如来佛祖愿意将普贤菩萨或者文殊菩萨送到天庭作为人质,已经是佛门的极限,可是想不到的是,如来佛祖却一口就答应了自己,派出了佛门掌教——观世音娘娘前去作为人质,这是自己只可以提以提,但是绝不能想到的事情。

“很好,三皇子殿下,那您请到知客殿去稍作等候,我还有几句话,想和弟子说一说。”如来佛祖说道。

“是,佛祖。”薛冲就乖巧地出去了,在一个小沙弥的带领下,前往知客殿等候。

很显然,在离别之前,西方如来有一些话要向观世音娘娘交代。

——————

薛冲离开之后,首先说话的人是普贤菩萨:“世尊,弟子实在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让观世音去做人质,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如来佛祖的神色就凝重起来:“今日的玄穹高上帝,已经不是以前的玄穹高了,他可以随时杀人,它不仅可能消灭南蛮和神族,他也可能带兵踏平我灵山,如果我们不能够让他足够的安心,他怎么能下得了决心去南征和北伐?”

听到这样的话,文殊菩萨也焦急起来:“世尊,难道您希望天庭真的征服南蛮和神族吗,要知道,天庭一旦踏平了南蛮和神族,就会将矛头对准我佛门,我们为什么要让他称心如意?”

如来佛祖的脸上就显现出睿智的微笑:“你看你们都这样紧张,可是观世音却显得有点儿平静,这是为什么呢?”

观世音娘娘就恭敬的说道:“世尊,弟子以为,你是世上最深谋远虑的人,既然是你叫我去做的事情,一定是对的。”

她的这些话之中,透露出一种绝对的信任。

“您对为师如此信任,我甚感欣慰,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们真相,其实玄穹高的这个野心,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玄穹高为了等到今天,花了上百万年的时间,积累实力,我早就知道他会动手,我早就知道他并不满足于现在的权力,他想要取得对仙界绝对的权力,他想要成为古往今来,空前绝后的第一人。当年他刚刚夺取天庭大位的时候,对我和鸿蒙何等的恭顺,对我们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可是现在他终于还是展现了自己的野心,不断的向我们下圣旨,不断的让我们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其实他这样做,并非一定要我们和南蛮或者神族交恶,事实上,他真正的目的,是对佛门和道门进行试探。他想找到我们真正的底限是什么,然后他才能够腾出手来对付南蛮和神族。既然他已经这样想要动手,我为什么不成全他?更何况,以观世音的修为,就算是到了天庭,被困在天机绝杀阵法之中,也不会有性命之忧,他纵然是再无法无天,也不能无视我佛门的势力。”

观世音菩萨的脸色就变了:“世尊,难道您是希望玄穹高真的平定南蛮和神族?”

如来佛祖的脸上就显现出无法捉摸的神色:“玄穹高曾经号称自己所修行的天机术,是天上地下,古往今来,最神奇的武功,可以知道,过去现在未来,可以将一切事情都看个清清楚楚,可是在我看来,佛法无边,佛法才是世上最高深的功夫。这么多年以来,我都在推算天地的运转,在推算仙界的未来,试图找到我们真正的方向,可是我花了偌大的心血,花了偌大的精力,依然是茫无头绪,或许真正的大道我还没有找到。可是时间无情的流逝,我们都在不断的衰老,你们知道这种痛苦吗?”

佛祖的神色之间流露出真正的悲伤,一种悲天悯人,一种还要可怜自己的悲伤,可以说是悲伤到了极点。

观世音菩萨也被这样的神色所感染:“世尊,您的意思,弟子还不明白?”

如来佛祖就叹息的说道:“天地之间,要得到真正的道,至高的道,何其艰难,在研修了佛法这么多百万年之后,在我漫长的生命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我感觉到一种——茫然,一种——虚无,一种——无法解释的恐惧。我常常以为佛法已经是世上最高的功夫,一旦精通了佛法,将佛法修炼到最高的境界,我就可以大自在,大欢喜,成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业!像玄穹高上帝这样的心思,别的人何尝没有,谁不想成为古往今来甚至是绝后的第一?只不过许多的人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更多的人则是连想都没有想过,或许做古往今来的第一人,玄穹高即将要做的事情或许是对的,或许也是错的。”

观世音娘娘的脸上,再一次显露出迷惘的神色:“世尊,弟子更听不懂您的话了,难道去侵略别人,去杀人?这也是对的吗?”

如来佛祖的手指轻轻一弹,前面千百盏的明灯亮起,照亮了周围的一切,却显得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千叶尊者,迦叶尊者,等人的脸,更加的无助,他们的脸上,都显现出真正的迷惘。

如来佛祖的话语之中,将他们带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一种深深的疑惑之中,不解开这个疑惑,他们或许会寝食不安。在这千百盏明灯之中,佛祖的神色显得异常的凝重:“在世上千千万万的人看来,杀生,故意的去杀生,这就是罪孽,无法被饶恕的罪孽,至少在佛门看来,这应该是错的,而且错的很厉害。可是我们是一路修行过来的人,我们的内心更清楚,有时候我们得到的,往往都不是我们应该得到的,换句话说,我们得到的东西,往往都远远的大于我们的付出。”

“在修行的过程之中,我们得到了许许多多的资源,得到了无数人的牺牲,才成就了我们自己,在我们修行的时候,我们没有杀人,也不杀生,可是我们还是需要灵气,需要资源,所以我们杀草木之灵,用他们的付出,来换回我们境界的提升,在我们佛门看来,杀人是杀生,杀牲畜也是杀生,是不对的,可是食用草木,获取天地之间的灵气,来提升我们自己的修为,这却是名正言顺的事情,但是你们退一步想想:如果我们不采伐草木之灵来维持我们的生命,来继续我们的修行,那这些草木会生长得越发的茂盛,在天地之间就算是任何东西,其实也是有生命的,每一滴水之中,都有8万四千生灵。”

鲁山县人民医院
农垦第二医院怎么样
长治治疗男科费用
济南治疗早泄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