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菜

万古邪帝 第1594章 不愧是 风部落

2019-10-11 23:38:19 | 来源: 热菜

万古邪帝 第1594章 不愧是 风部落

“被人赶走,还好意思跟着?”

“没跟着他,我跟的是行商。”

“自欺欺人!”

“彼此彼此,话说你们后部落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人人见你们都跟看到瘟神似的?”

“哼,明明是你自己笨,连石雕都学不好!”

“说的好像你很聪明似的,有本事雕一个?”

……

拿着后习简陋的石雕,邪天又找到了老巫。

老巫都快疯了:“你又来干嘛?”

“前辈,帮忙看看这个石雕……”

“这什么鬼……唔,比你的好多了……”

……

“哼!”后习冷笑瞥了眼邪天,傲然道,“这是我第一次做石雕!”

邪天没理会后习,认真打量着后习的石雕。

石雕四不像。

“但为何老巫会说他的比我好……”

邪天想不通,大巫对后习石雕的认同究竟是自真心,还是……

“不会是单纯的想打我……”

后习怒道:“巫,不屑做这种事!”

“哦?”邪天道,“那你们巫喜欢做什么?”

“做什么都不会做这种无耻之事!”后习冷笑道,“你以为你刻的是什么,若是你靠这手艺摆摊,早把自己饿死了!”

邪天若有所思。

他不能确定老巫的心态,却能把握些许后习的心态。

无论什么族类的天之骄子,都是高傲的。

高傲如后习,即使有打击嘲讽自己的心,也不可能凭空嘲讽。

“一定有理由……”

“而这理由,就是我的石雕所欠缺的……”

“这欠缺的,更是所有巫不能认同的,哪怕石雕近乎栩栩如生……”

……

邪天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狭隘。

无关乎勤奋与悟性。

“这关键的一点破不开,我就算再如何努力,都无法真正走上老巫的石雕之路……”

石雕之路和牧野的陷阱之术一样。

走不走不是关键。

关键是能帮他拓开自己的路。

正想着,行商队伍一阵混乱。

邪天邪情微展,看到远方一群巫气势汹汹朝队伍冲来,眉头微皱。

后习也冷哼一声,骂咧咧了一句,凭空消失。

“别慌,围在一起!”

“这里是后部落的边境,没人敢撒野!”

“阿大,快过来!”

……

邪天也朝快围拢的队伍走去,老巫见状皱了皱眉,还是一把将他拽了进来,惹来不少冷眼。

“你咋还不死心?”

“我……”

“好好呆着,别说话!”

……

行商队伍反应很快,趁那队人杀过来之前就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防御圈外,是年纪最大的巫和炼体士。

中部是年轻力壮、虎视眈眈的巫,以及战力强大、带着些许巫之气息的炼体士。

最内部,则是跟着行商队伍历练没长大的巫。

邪天颔,可圈可点。

因为老年人在外的关系,连带他也被排在了人群之外。

不过正好可以目睹那队冲来的人马。

“他们,是要杀人啊……”

邪天对杀气的感应,数一数二,轻易就现了此点。

老巫皱眉道:“别乱说,这里是后部落边境,再说,没多少部落敢对行商出手,除非他们以后不想再交……嗯?”

老巫嗯的时候,队伍里也一片惊呼,慌乱的眼神纷纷看向那队巫中的一人。

邪天顺势瞧去,血眸微眯。

入眼之巫,年纪不大,但一身气势惊人,虽然缩小了体型,但三四丈身躯散的威压,比之后习也相差不大。

“是风部落的风石!”

“他,怎么可能来!”

“这个疯子!”

……

风石一队在千丈外停下。

行商队伍有些慌乱。

千丈而已,完全不是安全距离。

不用爆,就凭巫的大脚丫子,几脚就能冲过来。

见风石暂时没动静,行商队伍中的头领商量几句,一人走出圈子,也不敢多走,距离对面九百丈就停了下来。

“我们……”

二字刚落,邪天就看到被众人称为风石的巫凶狠一笑,手指这一方……

“凡是从后部落出来的,杀!”

轰轰轰!

大脚丫子落地,如急促的军鼓敲响,众人面色惨白。

走出去的头领更是屁滚尿流地返回。

“风石,你这是犯众怒!”

“风部落以后别想再和我们做交易!”

“阿大,你们快跑,去找后部落的人!”

……

邪天看得很清楚,那个风石带给众人的压力最大。

哪怕是队伍中战力最强的几个巫,腿肚子都在哆嗦。

围成圈的队伍散开一条口子,十几个小屁孩冲出,朝后部落边境跑去,边跑还边回头,用仇恨的眼光不断看向风部落的人。

虽怕得要死,却独有一股血性。

这便是巫。

就在杀戮一触即之时,破空声如雷,从天降!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一道闪电从后方划开虚空,直射前方!

“后习!”

风石一声怒吼,身躯竭力一偏。

饶是他反应快,脸颊还是被闪电划过,带出一串血珠。

“风石,犯我部落边境,你找死!”

“哈哈!”风石抹去脸颊鲜血,狞笑道,“你最多拦住三人,我带了两百人过来,你拦不住!冲啊!”

风石带来的都是久经杀伐的部落战士。

行商队伍虽有六七百人,但有炼体士,大部分巫也并非战士,实力强弱悬殊。

风石带着六人越过行商队伍,一边闪躲后习的箭,一边朝后习围去。

电光火石间,两队人马就要撞出血腥之花……

嗅着血气方刚的战斗气息,邪天有些迷醉……

这种战斗,真的很诱人。

他不想打扰,只想静静欣赏,或者捶捶胸膛,如猩猩嗷嗷叫着冲出去爽一番。

但瞥了眼呼吸渐渐粗重、巫眸渐渐猩红的老巫,他就暗叹口气。

你这一拼命死了,我找谁学石雕去?

“前辈……”

“呼,呼,别打扰我!”

“我真不适合石雕?”

“你雕个卵!”

“总有个原因吧?”

“都快死了,你少叽叽歪歪破坏气氛!”

“不死的话,前辈就会告诉我了吧?”

老巫猛地看向邪天。

邪天笑了笑。

手指微动。

阴风滋生。

呼呼呼地吹向风部落的战士。

嘭!

“啊!”

“哎哟!”

“什么玩意儿!”

“陷阱!”

“日!”

……

仅仅四五个呼吸,风部落近两百位强大的战士,在高冲锋的加成下,摔得鼻青脸肿、手断脚崴,爬都爬不起来。

滋滋滋!

大脚板与地面的摩擦声响起。

风石七人傻了吧唧地回望自己的队伍,一时脑筋转不过弯来。

猫着腰遁形的后习也忘了直起摇杆,呆呆看着前方。

行商队伍众人,一个个嘴巴大张

,眼珠子都要掉了下来。

血腥味十足的战场气息,瞬间变得尴尬。

尴尬中,邪天叹了口气。

他第一次对自己阴人的行为,产生了惭愧之感。

因为陷阱不强,但风部落的巫,跑得实在太快、太直爽了。

“不愧是风部落。”

ps:更新完毕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版更新最快址:m.

济南银屑病医院得花多少钱

大庆皮肤病医院客服电话

济南银屑病医院具体多少钱

大庆皮肤病医院地址电话

济南银屑病医院手术多少钱

心梗后心衰治疗方案
简述心绞痛的典型症状
宝宝肺炎严重后果
宝宝慢性肺炎症状
孩子积食咳嗽的症状及治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