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SST中纺的阴阳判决

2020-09-14 20:46:56 | 来源: 饮品

S*ST中纺的阴阳判决 进入[S*ST中纺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中国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ST中纺((600610行情,股吧)),)股权转让再起波澜。 获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1月23日作出判决,判令被告江苏南大高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南大高科)停止对原告南京口岸进出口有限公司(简称口岸公司)的侵权行为;解除2006年6月28日南大高科与上海太平洋机电(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太平洋机电)签订的关于S*ST中纺股权转让的协议。 此结果与此前一个月上海方面的判决大相径庭。10月15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曾就太平洋机电诉南大高科转让所持S*ST中纺股权违约一案作出判决,判令被告南大高科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协议,将持有的S*ST中纺的法人股过户到原告太平洋机电名下。 值得注意的是,南大高科和太平洋机电的就S*ST中纺29%的股权转让纠纷,实际上是双方背后的控股方——南京斯威特集团与上海电气集团之间的争夺。 转让协议有效性认定 就两份判决书的陈述而言,此案的案情似乎并不复杂:2006年6月28日,南大高科与太平洋机电签订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前者将其持有的S*ST中纺股法人股(占总股本的29%)全部转让给后者,转让对价为2595万元。同年,7月3日,太平洋机电支付定金778万元。 2006年7月26日,中国证监会受理了太平洋机电报送的股权收购文件及豁免要约收购的申请。但证监会至今未作出豁免太平洋机电要约收购S*ST中纺股权义务的批复。 然而,此前一天,即7月25日,南大高科因拖欠南京唯特公司的债务,其持有的S*ST中纺7200万股社会法人股突遭南京市中院冻结。 2006年8月15日,太平洋机电以南大高科股权被冻结,“直接导致S*ST中纺股权过户登记受阻”为由,向上海市二中院起诉,要求判令南大高科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协议,将全部股权过户到其名下。而此时,太平洋机电关于豁免要约收购的申请尚在中国证监会的审批期内。 2007年10月15日,上海市二中院对此案进行了维持转让协议的判决。 10月27日,南大高科以“股权转让协议是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等为由,向上海市高院提起上诉。 而在南京,2007年7月31日,就在上海市二中院开庭审理上述案件不久,南大高科的控股股东口岸公司向南京市中院递交起诉状,另案起诉南大高科。起诉书称南大高科与太平洋机电的股权转让行为未得到股东会的批准,且交易价格“超低”,要求判令被告与第三人太平洋机电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 11月23日,南京市中院经审理作出了与上海市二中院截然相反的判决。 同一个股权转让纠纷案件,审理判决的时间仅相隔40余天,两个法院为什么做出的判决天壤之别?其背后有怎样的故事?现不得而知。但研读判决书不难发现,两个法院对股权转让协议有效性如何认定,是判案分歧的焦点所防腐涂料在。 上海市二中院判定,这是一份条件“已经成就”的有效协议。但南京市中院认为,太平洋机电与南大高科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违反了中国证券法及中国证监会的《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因此,“在中国证监会未豁免太平洋公司的要约收购义务,且太平洋公司又未发出全面收购要约的情况下,太平洋公司依法不得履行收购协议。” 南京中院还有一个理由:“根据本院……委托中介机构作出的中纺机公司法人股股权价值评估报告,在基准日2006年12月15日每股价值为3.03元”,但南大高科转让给太平洋机电的法人股每股仅0.25元,“价格明显过低,……侵害了南大公司股东的合法权益”。 据此,南京中院判定:“南大公司与太平洋公司之间股权转让协议纠纷的土壤重金属检测仪解决,应当以本案的处理结果为依据。 2595万元超低价转让背后 显然,在两份判决书的背后,是斯威特和上海电气对上市公司中纺机控股权的争夺,只不过这一次双方拿起了法律的武器。 然而,去年6月,斯威特为什么签订协议以2595万元超低价将其间接拥有的29%的S*ST中纺转让给上海电气? 上海电气一度为S*ST中纺的控股股东,其通过太平洋机电间接持有ST中纺52.91%的股权。但2002年底,在“国退民进”的浪潮中,斯威特以1501.6万元的价格受让了S*ST中纺29%的股份,太平洋机电成为了仅持有14.91%股权的二股东。 近几年,虽然纺织机械行业不景气,但S*ST中纺却已身价倍增:其地处上海杨浦区黄.25元,市值高达47.31亿元。 事实上,上海电气对S*ST中纺其实早有动作。 S*ST中纺的股民们对其股票去年5月在市场上的一波异动至今记忆犹新:在从5月8日至30日的短短17个交易日内,S*ST中纺的股价被从3.37元一口气拉升到最高6.58元,几乎翻了一番。 据知情者透露,制造这波行情的主角是在去年上海社保案中的风云人物——上海电气集团董事长王成明、上海电气集团副董事长兼福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张荣坤以及上海电气集团副总裁韩国璋。“上海电气想从南大高科手中收回它原来拥有的S*ST中纺的全部股权,并让张荣坤的公司接手。” 但斯威特为什么将手中的金娃娃拱手相让呢? “斯威特这样做是迫不得已。”一位知情者向透露。据这位知情者介绍,今年7月12日,南大高科在给中国证监会的一份汇报材料中有如下叙述:“《股权转让协议》是在当时上海电气集团董事长王成明指使和韩国璋、徐伟等人威胁逼迫下签订的。” 事实上,斯威特一度也曾有过转让S*ST中纺的念头。斯时,斯威特的资金危机愈演愈烈。因巨额占用上海科技的资金,斯威特方面受到上海证交所的公开谴责,媒体的质疑声也铺天盖地。2005年11月28日,斯威特掌门人严晓群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要解决斯威特当前的资金困境,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变现斯威特的部分资产”。 于是,上海电气浮出水面与斯威特就S*ST中纺的股权转让开始谈判。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谈判迟迟没有结果。“他们的出价太低!”严晓群曾向抱怨,并表示准备放弃与上海电气的谈判。殊料,去年6月30日,S*ST中纺发布公告称,太平洋机电已与南大高科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 近日,一位参加S*ST中纺股权转让谈判的人士向回忆协议正式签订前的情景:2006年6月17日,此时“上海科技高管有可能被刑事拘留”的说法正在悄悄流传,而在上海电气集团总部6楼的一个房间内,面对前来参加股权转让谈判的严晓群等斯威特高管,韩国璋“恰到好处”地发表了一通高论说,他来帮上海科技渡过难关,而中纺机的事,让严晓群等人“不要拖了,签字吧”。 就上述股权转让协议是在“胁迫”下签订的说法,今年11月20日,向S*ST中纺董秘程雪莲进行求证。“这个要经过法院审理,我们评价没有意义。”程雪莲说。 又就股权转让纠纷一事请她联系约访太平洋机电总裁、在S*ST中纺“行使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权”的李培忠,也遭婉拒。“李总最近很忙,该披露的信息我们都披露了。” 面对两份截然相反的判决,S*ST中纺的股权争夺战似乎还没有结束。 华东政法大学公司法研究所秘书长邢延辉认为,南大高科作为S*ST中纺法律和事实上的第一大股东,理应立即恢复它在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前的地位和身份。 而据S*ST中纺董事长、南大高科委派的代表钱建忠透露,S*ST中纺的营业执照上,法人代表至今仍是“钱建忠”。然常用健身器材而,去年7月31日,一纸“同意钱建忠不再履行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务”的临时会议决议公告,使钱在S*ST中纺失去了立足之地。今年4月30日,钱的办公室又“换了一把锁,被封了”。(:张国龙) (:张国龙)
郑州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郑州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郑州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郑州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