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怒剑龙吟 第三百二十八章 策略变更

2019-11-07 23:20:45 | 来源: 饮品

怒剑龙吟 第三百二十八章 策略变更

和聪明人说话永远都是那么轻松,风韧心中满意一笑,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丝毫,只是故作胜券在握般对着独孤沉冷冷说道:“胆敢冒犯公主,你的狗命我收下了!”

独孤沉心中一惊,不过却是奇迹般反应过来,很狰狞的笑容再次浮现:“哈哈哈,在我面前故弄玄虚吗?四周一直都没有传来丝毫的打斗波动,那么就说明你并不是一路杀进来的,而是早就在一旁守候多时。”

“那么为什么你不认为,这里早就已经不再是你们的地盘了呢?”风韧反问道,可是心中却是立即对独孤沉重评价了一次,这个人并非那种单纯的乖张、暴戾之辈,也绝非精虫上脑的知蠢材,而恐怕是一个略有心机之辈。

风韧心中谨慎感瞬间提升,双掌中内劲暗暗凝聚。

而守在门外准备接应的顾雅音突然也会想起了一件事情,似乎灵依娴曾经在多喝了几杯后和她谈起过,湮世阁拥有着一批可以培养的暗中部队,专门挑选那谐有仇恨的心中扭曲之辈进行特殊训练,只需三年便可以小规模量产界级强者。不过这样培养出来的终究只是短期的杀人工具,强横的实力获取是以透支寿命为代价的。

眼前的独孤沉,很明显就是从那个炼狱中爬出来的恶魔!

屋内,独孤沉面对风韧的质问不屑一顾,而是傲然笑道:“那些须解释,等我杀了你后,真相一看便知!”

霎时间,凛冽劲风荡漾于狭小的房间之内,风韧挡于彩叶公主与韩坦之前,双手中幻化出的炙魂剑交叉一拦,将那写似凶悍的劲力尽数挡下。

“我看你不过如此。”

双剑一开,风韧的炙魂双剑激荡起两弧炽热剑芒,眨眼间便将独孤沉的掌风撕裂。那种靠特殊手段提升的实力注定根基不稳,根本不如他稳扎稳打换来的力量雄浑厚实。

目前的独孤沉空有界级四重的表面实力,可是在风韧眼中,真正战力多界级三重巅峰。而仅一重实力的越级战斗,他可不是第一次干了。

眼见掌风被对方轻易破开,独孤沉顿时心中一怒,身形带动着数道烈焰盘旋而起,凌空击下的一拳在即将击中之时猛然五指一张化为利爪状,彷如一只展翅雄鹰成稿状掠视而下,爪尖弥漫出的雄厚火属性之力凌厉中夹带着丝丝暴戾之气

“接我这招,迦楼罗炎爪!”

风韧轻哼一声,右掌中炙魂剑骤然散去,而泛着淡金色光芒的皇龙剑罡瞬时凝聚,猛然迎击向那凌空击落的一爪。

只见剑尖与爪尖一碰,光与火两种属性的对轰爆裂,卷成焰火般的雄厚内劲伴随着大片疯狂纵横的真气窜向上方,将那普通木制砖瓦屋顶直接轰击出一个巨大缺口,数碎屑都在洋溢腾起的高温中化为灰烬。

星罗棋布的夜空已在屋内依稀可见,而风韧与独孤沉二人此刻已然立于残缺的屋顶两侧,相互对峙着。

不过此番巨大声响却是没有引来此处府邸守卫的前来,因为独孤沉早有吩咐,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踏入这座内院。

“不错,凭借着界级二重之力能够接下我的一记六品武学,你恐怕绝非名之辈,不可能只是公主的护卫。说吧,你究竟是什么人?”独孤沉依旧一副上位者的姿态,然而他背在身后的右手食指上,一道浅浅的剑痕中隐隐有血珠渗出。

风韧微微摇头道:“我的身份,你这种人不配知道。”

说话的同时,他也略带紧张地扫视了四周一眼,不过从那些明显没有出手**只是在张望的侍卫身上看出了端倪,而后补上一句:“既然你不打算让旁人来打扰,那么继续出招吧!”

其实在得知彩叶公主身份之时,风韧的想法就已然改变。既然韩坦愿意主动承认自己的过错,再加上代表皇室的彩叶公主也站在赵健扬这一边,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将事情尽可能闹大。

这是在拉莱帝国的都城赫可萨,有彩叶公主作为后盾助力,风韧需继续躲躲藏藏,现在的情况下引来的人越多,反而对他这边越加有利。

幻离燎天翼在空中展现,八片带着炫彩光焰的羽翼缓缓张开,半透明的羽翼边缘处引得空间都有着几丝轻微的晃动朦胧。

这种体内经脉间力量充沛的感觉很久没有过了,风韧很是满意一笑,炙魂双剑一开,胸中战意盎然。

就让我在这片夜空之中,好好发泄一下这些天来的压抑吧!

顾雅音望着空中纠缠不休的两道红色流光身影,奈摇了摇头,踏入屋顶破裂的屋内,将彩叶公主一把推开,连环探出几指点在了韩坦身上的几处大穴之上,与当初灵依娴对风韧所做的几乎动作一致。

“你和那人是一伙的?”彩叶公主轻声问道。

顾雅音回道:“不错。你能相信我们吗?”

彩叶公主点了点头说道:“虽说我现在尚不清楚你们这股突然介入的第三方势力意欲何为,但是敌人的敌人便是我的朋友,这个道理不会错。利益相同下,那么自然可以暂时相信你们。”

“暂时吗?那也够了。那个啥韩坦,你这种人在我看来死不足惜,不过某个傻子说要留你一命帮他朋友洗清冤屈,我就只好先救你一救了。”顾雅音的口气倒是毫不客气,丝毫不顾及彩叶公主的微微皱眉。

韩坦心知肚明地回道:“我卖友求荣,死不足惜。你们救了彩叶,光这一点韩坦就感激不尽。而且如果还是为了赵健扬才来的话,我是话可说。这条命,待我替好的兄弟洗清冤屈之后,尽管拿去!”

“不要+坦,我会和父皇求情的,绝对不会让你死的。”彩叶公主抱住了还颤抖着法起身的韩坦,满脸担忧。

顾雅音看着这样一对男女只能奈一笑,扭头又望向空中交战的那两人,轻声嘀咕道:“只怕,即使是这个看似残酷的结局,都没有那么容易到来……”

夜空中,风韧又是一剑荡开了独孤沉凶悍拳风,而手中的另一柄炙魂剑也是趁势直刺,从对方双臂间的空档处径直穿过,却不曾想到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他抽身一晃,炙热的剑锋仅仅在其肋下划破出一道根本法重创本质的剑痕。

借此一闪,独孤沉也是平移到了风韧的右侧,指尖处烈焰弥漫,又是一记迦楼罗炎爪击出,锁向风韧右臂肘关节。

“慢了!”

风韧突然冷哼一声,背后的八翼爆发出大片炫彩光焰,朦胧幻影骤现,很是随意地从独孤沉那一抓下晃过躲开,赤焰跃腾的炎爪仅仅将一道残影撕裂。

与此同时,风韧钩起的左腿趁机拐出一踢,一脚踏在了刚刚独孤沉肋下的剑痕之上,雄浑的龙象之力顷刻间汹涌弥漫。

只闻得一声沉闷巨响,独孤沉的身形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速从空中陨落,化为一条赤光栽入房宇之间,将一座制式古朴的房屋轰塌大半。

“别人都是先修炼自身实力,再去精炼武学。而你倒好,靠着强行修炼高品武学来提升自身的修为层次,本末倒置,难怪根基如此之差。”风韧悬浮在半空中口中嘀咕不止,双手中的炙魂剑已然散去。

他本身以为独孤沉怎么能够发挥出界级三重巅峰的实力,现在看来,恐怕仅仅只能算得上堪堪达到界级三重的层次,与表面上的界级四重相差甚远。

从废墟中翻身跃起的独孤沉一脸怒气,不过也没有立即再向空中的风韧发起反击。他仅留的几丝的清明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人根本不是依仗着这几年来强行获取的虚浮实力就能够战胜的。

就在独孤沉有些进退两难之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用的废物,退下,让我来陪他试试。”

惨白色的月光下,一道纤瘦身影立于独孤沉身后,她粉色的秀发间隐隐有数点光影跃动,一袭淡蓝色紧身长裙风自摆,而手中的一柄斜支细剑剑刃上是寒光流转不止,照人生痛。

这个女子,不简单,至少比虚有其表的独孤沉强上数成实力。风韧心中迅速做出了评价,同时也开始隐隐有些担忧。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风韧很是明白,只需自己再把动静闹大些,用不着多久,自然会有人帮忙镇住场面。

比起风韧的依旧淡定,当顾雅音看清那名女子持剑跃出之际,脸色已经有些不对劲了。这人她见过,湮世阁中名气不小的强者。而且比起独孤沉那种透过透支生命力为代价强行培养出的短期强者相比,那名女子可是上称得上杀戮兵器之名。

她的存在只为杀戮,稀薄的情感中唯有冷酷为明显。

她便是湮世阁专门用于清理异己的利剑之一,没有名字,只有代号,称为“银月心”。

一年前,顾雅音曾经与银月心交手过,在对方已经刻意放水中也仅仅支撑了十招便败北。想到这里,她不由自主地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腰左侧,在那里,还有那次交手时留下的一道浅浅伤疤。

可惜还没等顾雅音来得及向风韧示警,银月心的如虹剑势已然弥漫夜空,森冷劲风凌厉席卷,耀眼的璀璨银光胜寒星。

风韧见状立即右臂一晃,炙魂剑再现,扬起的层层炎浪呼啸扑出,眨眼间将银色剑光尽数吞噬。

不过也仅仅只是刹那之间,一道亮银色剑芒如视物般从炎浪中贯穿掠出,同时撕裂出的缺口中一道淡蓝色身影骤现,瞬时逼近到了风韧身前,纵横交叉的数十道剑光幻化斩下。

一同降临的还有银月心的一声冷喝:“我倒想看看,你又能否跟上我的速度!”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赣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贵阳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
解放军302医院
昆明市延安医院预约挂号
南昌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