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芷兰斋藏西夏文活字本残片中的偈颂编制

2020-11-18 11:04:05 | 来源: 小吃

芷兰斋藏西夏文活字本残片中的偈颂

对热爱收藏和研究古书的人来讲,韦力先生在《上海书评》和《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连载的《得书记》和《失书记》,无疑是去年和今年最好看的专栏文章。两组文章连载的同时,韦力先生的芷兰斋内外还在不断发生各种新的“得书”和“失书”的有趣故事,其中最为藏书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去年秋季他在德宝古籍拍卖会上拍到西夏文残经一事。

德宝一次上拍九件西夏文古书,印本和写本俱全,这大概创了中国古籍拍卖史的纪录。虽然与那部最后以六十九万落槌的印本西夏文字书失之交臂,韦力先生却花了不到2十万就得到了另外五件佛教残经,可以说是捡了一个大漏。由于我读过几年佛经,又认得几个西夏字,因而通过友人胡彬介绍,韦力先生非常慷慨地把他拍到的这堆宝书全部扫描传给我供自由研究。

在五件西夏文残经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张活字本残片。从扫描的图片看,原书是蝴蝶装,每叶四周双栏,每半页九行,行2十三字,版心上方刻书名简称和卷次,下方刻页码。残片属于原书某一叶的右半页,由于从版心中间断裂,书名简称只残留右半,而且字迹已经模糊,只能看出有三个西夏字,外加一个似是“上”或“七”的用于表示卷次的汉字。页码是上下两个残损严重的汉文数字,上面的似是“二”而在开幕式当最多的一天。而当天夜间在冬奥会开幕式中有7名新生儿出生或“3”,下面的似是“五”。我托胡彬请韦力先生专门把版心再扫了一遍,可惜效果还是不好。看来是残片本身的问题,同扫描技术的好坏无关。好在其他的字十分清晰,不影响内容的释读。

这半页残片是长行和偈颂相间,第一行是长行,第二行和第三行是一首七言4句的偈颂,余下的六行又是长行。我的释读是从偈颂前面第一行的最后四个字开始的(下文括号中注出的“《夏汉》+数字”,表示李范文《夏汉字典》初版中西夏字出现的序号)可惜现在世界boss普攻不加怒。这四个字直译就是“百业经中”。“百业经”(《夏汉》2798、2392、0437)是一部佛经的名字,藏文大藏经中有收录,题为Las brgya tham pa,内容是佛说的百余则善恶业报故事,意在阐发因果不虚的道理。藏译本未题译人名,但布敦()《正法源流史》认为系法成所译。此经既无梵本(梵语书题复原为Karma■ ataka)传世,古时也没有汉译,因此藏译本可以说是一个孤本,有其独特的价值。

“百业经中”的“中”是虚字(《夏汉》5993),下面接的应该是《百业经》的引文。在第三行的偈颂后面,还多出两个西夏字,直译就是“谓言”或“说云”(《夏汉》1279、5612),是专门表示引述的虚字。可见在它们和“百业经中”之间所夹的七言四句偈,正是从《百业经》中援用的文字。这首七言四句偈保存完全,仅第一句的最后两字被污渍覆盖,但扫描的图片经放大处理后,可以很容易地读出是“诸”(《夏汉》0497)和“者”(《夏汉》3583)这两个字。

朗圣丹媚什么时候吃有效
TX营养
皮肤越抓越痒是荨麻疹吗
TX振东

猜你喜欢